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反正朱铁柱闹腾着出院了,朱大娘那是翻着花的闹腾,肯定让朱铁柱随心为止。
  
      出院的时候,阵仗不小,三孩子三辆车呢,这年头真没富裕到这份上呢。
  
      看到这场面的人都在纳闷着什么身份呢。
  
      朱铁柱想要拉拉孙子长顺的手,可惜孙子一直都在老二那个瘟神的边上,朱铁柱对他们家老二现在的气场有点怵,不愿意过去。也只能多看了长顺两眼。
  
      朱大娘坚决不回田野家里,田野建议去饭店吃一顿饭,都被朱大娘给推了。着急回家。这大便宜都不愿意沾了。一心准备盖新房子呢。
  
      朱小三带着老两口子直接回家,上车的时候,朱铁柱难得回头对着田嘉志:“有空带着咱们顺儿多回家看看。”
  
      田野都觉得嗓子堵得慌,长顺直接拉着长宝挥挥手跑小姑小姑夫后面去了。
  
      他是妈爸家里的,不是别人家的。就说这怪老头爷爷想要抢人吧。
  
      田嘉志一张脸反正没什么表情,直接挥手:“慢点开车,路上找地方记得吃点东西。有事给我来电话。”
  
      这都是对着朱小三说的,对朱铁柱的话,根本就没搭理这个话题。
  
      然后对着朱铁柱还有朱大娘:“没事找点高兴地事情做,别跟自己过不去斗气玩。身体总是自己的。”
  
      朱铁柱想说你想要我高兴,就把孙子让我带回去。
  
      田野那边直接对着后面的长顺来了一句:“田长顺。”不用问,这三字专门给朱铁柱提醒用的。
  
      好吧朱铁柱立刻闭嘴了,这个瘟神她更惹不起。
  
      所以田野别看从来话不多,可只要她开口,就没人能忽视,尤其是朱家两口子,那是见识过田野实力的。
  
      田野嘴巴也不是滋味,自家孩子叫长顺的时候也没觉得这名字多难听,连着姓氏一起招呼,怎么那么别扭呢,怪心疼孩子的老师的。不得不承认,这名字实在是太土了。
  
      不过能够让朱铁柱明白点事理,她不介意在这么招呼一次。虽然真的绕口的土。
  
      长顺还纳闷呢,怎么还连名带姓的招呼他了,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呢,从小长到大,真的是头一次。人长顺皱着眉头在想,自己哪里做错了吗。
  
      朱小三叹口气,直接开车缓慢走人:“放心吧,我会把爸妈安置好的。”场面总是不太开心的呢。
  
      朱铁柱两口子可不知道同外面告别的人挥手。反正对朱大娘来说,这闺女儿子没有一个是她愿意看到的。
  
      不管在省城这段时间,闺女儿子表现如何。
  
      当然了心里也是涩涩的,不过这人脸上始终那么一个欠钱不还的表情而已。
  
      在省城花多少钱,朱大娘就没有打听过,她口袋里面装来的钱,始终在裤腰带上拴着呢,从来就没有动过。
  
      一天三顿饭都是那个野丫头同朱小四轮流送的。吃的比别人的肯定好。
  
      这个朱大娘看到过别人住院吃什么的。特意对着自己的饭菜比对过。
  
      然后就是她的饭菜同他们当家的饭菜就没有一样过。这个要不是有心也没人给你这么折腾。
  
      在家里卫生所住院的时候,朱大娘可没这个待遇,有时候朱大娘忙活一天都不见得能吃上饭。都是朱铁柱吃剩下什么她就吃一口的。
  
      朱老大两口子别说做饭送饭了,过去不添堵,不跟着把医院里面的东西倒腾回家就不错了。
  
      在看省城这边,从他们到了医院,这边的水果,吃食就没有断了过。
  
      谁过来都拎点,认识的不认识的过来都有带东西的。回家的时候朱小三那车都要拉不下了。
  
      可从来没人从他们这里拿东西回家的。田野,朱小四,看都不看那些东西一眼。
  
      朱大娘看着东西吃不过来遭禁了心疼,偷偷的还卖过几次呢。都是好东西呀。谁心里没点数呀。
  
      朱大娘那是个捂不热的,她没看出来这边不待见的儿女多好。可她明白,自己身边留着的那个儿女哪不好了。
  
      朱老大两口子以后在想从她手里拿吃的花的,那是不容易了。朱大娘没看出来儿女怎么孝顺,可对比中发现了,老大两口子的不孝顺,这两口子真不是东西。
  
      医院里面生病的人多了,朱大娘也看到别人家的儿女怎么孝顺老人了。
  
      别人羡慕她儿女孝顺的时候,朱大娘从来在心里比对的都不是身边的几个,都是拿朱老大两口子在比对的,跟人家比起来,她那个儿子绝对是不孝顺的。
  
      真的,偏心的人,就这样好,这时候也惦记着自己偏着的那个。
  
      朱大娘脑子里面走马观花的,有点乱,回家她要问问老大,怎么就不知道过去看看他们老两口子呢,不怕他们老两口子把老二两口子还有小四那个白眼狼给气死呀。
  
      朱铁柱只是从倒车镜里面使劲盯着长顺瞧。朱小三都看出来了,他爸对孙子的那份执着。
  
      不过对于这事吧,朱小三真没什么好说的,谁让家里就他们家老二一个人生了长顺呢,他爸这辈子注重的就是顶门立户长子嫡孙。
  
      可惜他二哥还让他爸十几岁就给招出去换粮食了。他二哥要是能随了他爸的心思才怪了呢。
  
      再说了,这事真要是敢这么做,也太对不起二嫂,对不起人老田家了。村里就讲究这个。
  
      朱小三:“爸,现在同过去不一样了,闺女儿子都一样,都能顶门立户,都能给咱们养老。你呀,就别想太多了,你这边不是还有老大和我呢吗,至于我们,你就别操心了。”
  
      朱铁柱想说,你有脑子,到啥时候我都不操心,可你大哥那是个没脑子没算计的,能不操心吗,可说出来,老三肯定不愿意听。
  
      朱铁柱还是知道适当的闭嘴的:“说是那么说的,闺女儿子怎么能一样吗,你就跟你媳妇在生一个怎么了。孩子多家里也热闹不是。”
  
      朱小三咧着嘴巴笑了:“我家倩倩娇气着呢,这要是在生一个,我偏心了怎么办。爸我不怕跟你说,我都怕我这心思天生就随了你们是偏的,别说不准许生,就是准许我都不会生的,我舍不得我们家倩倩受半点委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