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原本这一状况就出乎所有人意料,大家还在猜测女主角是谁,傅钦原已经下了台。
  
      他走过的地方,灯光追随,就好似踏着天光而来,整个人都笼在一层暖色光线中,完全就是典型的白马王子,殊不知……
  
      被迫营业的段一言,正面无表情的拉着小提琴。
  
      说真的,他极不愿意做这种事,可是傅钦原直接把小提琴塞给他,那表情就是:
  
      不上就打断腿!
  
      又是他的终身大事,迫于淫威,段一言还是忍了。
  
      而指挥间,蒋二也是为了这个表白,操碎了心。
  
      “嗳,对,就是这个灯光,要推着他往前走,漂亮,就是这个感觉。”
  
      “待会儿等两人见面了,再把另一束灯光打过去。”
  
      “就那种特别唯美的感觉,你们懂吧。”
  
      ……
  
      众人悻悻笑着,感觉?他们又不是靠感觉做事的。
  
      这蒋经理做事总是靠感觉,他们这些做属下的,真的很难啊。
  
      蒋二也是被临时征用来的,他好歹现在也是个分公司的管事人,现在过来给他搞灯光,二十多年前,他还追过宋风晚,没想到二十年后,居然来帮他儿子追女朋友,真特么绝了。
  
      自己上辈子是欠了他家吧。
  
      另一边的京寒川,嘴里被塞了含片,人参味儿的,透着苦涩。
  
      他剜了段林白一眼。
  
      “你别看我啊,我跟你说,养闺女吧,总有这么一天,你要学着接受现实。”
  
      “呵——因为那不是你闺女,要是轮到你,我看你还能吃着含片让自己冷静。”
  
      “我可是个很开明的父亲?不像你。”段林白嚼着含片。
  
      京寒川此时刚动了下身子,肩膀被人按住……
  
      “大哥?”
  
      “你干嘛去?”
  
      “……”
  
      “别打扰孩子谈恋爱,我看得出来钦原这孩子很喜欢星遥。”
  
      京寒川并不是想过去做什么,现在这种情况,他冒出来,那就是真的坐实了十恶不赦,恶名昭彰的罪名,而且京星遥喜欢傅钦原,现在她应该觉得很幸福,他怎么可能这时候过去,就是心底烦躁,换个坐姿罢了。
  
      一侧的许鸢飞一直在鼓掌,若是这两人有cp粉,许鸢飞绝对是粉头。
  
      **
  
      此时的傅钦原已经走到了那边,周围一些不相干的人都缓缓往边上退,将京星遥一个人给剩下来了。
  
      傅欢已经拿出手机,开始录像,只是光线太暗,画面让她颇不满意。
  
      “那个是谁?”
  
      “不认识?没见过,刚才看她在后台忙,又和傅渔坐在一起,我还以为是她朋友?”
  
      “看着不像吧,好像和其他人都很熟。”
  
      ……
  
      当傅钦原走到她面前时,几束灯光照过去,将京星遥彻彻底底暴露在了大众视野里。
  
      京寒川嚼着含片!
  
      他对子女素来保护,加之京家本就低调,他又恶名在外,就算好奇,也没有记者敢偷拍,就是京寒川夫妇,现在的年轻人,怕也不认得,更何况是他的子女。
  
      自己精心呵护了二十多年的白菜,就这么被一只猪给拱了!
  
      还是当众拱的!
  
      他看得出来,京星遥此时是觉得幸福的,没有女生不想被心爱的人和护在掌心,他此时上前,只怕扰了女儿幸福。
  
      不爽,忍了!
  
      只能靠咀嚼含片发泄。
  
      傅沉离他很近,即便此时周围嘈杂,他好像隐约都能听到某人咬牙切齿的声音。
  
      傅欢是录像留存,现场已经有很多人开始录视频传到网上,现场气氛非常热烈,漫天情话,任是哪个女生都会心动吧。
  
      京星遥也是第一次经历这种情况,饶是告诉自己,要冷静,此时也不知该怎么办了,坐在位置上,眼前的人逐渐靠近,那张脸在她面前缓缓放大……
  
      傅钦原俯着身子,像是俯瞰,只是那眼底灯光揉碎,像是嵌着星辰,却满满的——
  
      都是她。
  
      “是不是有点突然?”他声音温柔,透过话筒,低沉嘶哑着,甚至有点颤音,“其实我心底也很紧张。”
  
      “你出国那些年,我真的挺努力的,我考过班级,甚至年级第一,然后顺利让自己的照片出现在了学校光荣榜上,我们在一排,好像……”
  
      “离你近了一些。”
  
      “我想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就是为了像现在这样站在你面前,其实这么些年……”
  
      “我可能比你想的,还要想你!”
  
      “遥遥——”
  
      “我这人不算好,其实也没那么差劲,我们正式试试吧。”
  
      他的语气,明显是爱惨了他,饶是现在这种情形,还是透着商量的口味,小心翼翼,呵护备至。
  
      京星遥怔怔看着他,他背对着所有屏幕,所有闪过的字句,从她眼前一晃而过,眼前的人,好似能发光一般,她看着近在支持的人,胸腔里涌起许多情愫。
  
      周围都是起哄声。
  
      “试试,试试看啊!”
  
      “在一起,在一起。”
  
      “吁——”
  
      ……
  
      京星遥没说话,只是紧盯着他,一手撑着椅子略微起身,一手稍微攥住了领口的一点衣角,就在万众瞩目中,缓缓靠过去……
  
      他俯身,略微抬手,轻轻搂住她的腰。
  
      虽然只是轻轻碰了下,也足够让人心颤了。
  
      就像是过了层蜂蜜,甜腻诱人。
  
      话筒内低低传来一道轻软的女声,“嗯,我们正式试试。”
  
      “我喜欢你。”
  
      “……”
  
      男的清隽,女的柔美,灯光下,美得好似一幅画,长发旖旎,胭脂色的裙子趁着柔皙的皮肤,两人靠着,说不出的亲昵。
  
      段林白咳嗽着,将手中的一盒含片都塞给了京寒川,而徐瞬间更是眼疾手快,抬手把他的脸推到另一边,“你还是别看了。”
  
      京寒川深吸一口气!
  
      冷静!
  
      吃颗含片压压惊。
  
      两人交往这么久,这种亲密的事,肯定早就做了,只是京寒川这群长辈,肯定是头一次见,宋风晚垂头咳嗽着,嘴角却露出了姨妈笑。
  
      真是不容易啊。
  
      之前的画面传到网上,立刻有眼尖的网友发现她就是之前娱乐八卦中那个权门新贵的女朋友。
  
      “我就说那个新贵就是小三爷。”
  
      “是吧,当众表白示爱,要不要这么甜?”
  
      “真是灰姑娘上位,电视剧的情节啊。”
  
      ……
  
      此时关于傅钦原求爱表白的视频,还在源源不断传到网上,而关于京星遥身份的猜测也是层出不穷,网友能力有限,只以为是什么灰姑娘。
  
      就在这时候,有个电竞大佬转载了一段表白视频,并且直言:“我的外甥女婿真优秀!”
  
      网上炸了!
  
      这人是许尧的媳妇儿,她在网上有四千多万粉丝,还有许多明星关注她,最近电竞行业大火,她这条新闻发出来,许氏官博转载点赞。
  
      【恭喜祝福】
  
      最皮的事,许氏居然发了大红包,惹得网友一阵哄抢。
  
      紧随其后的,是严氏集团发的祝福,他们有都一手资料,发出来的图,全部都是高清的。
  
      段林白点赞转载。
  
      最搞笑的是,他俩的恋情曝光,带节奏的不是营销号,或者娱乐博主,居然都是大企业的官博,或者是某些珠宝设计行业的大佬工作室,因为在场的多是设计师或者企业家。
  
      他们自己不混微博,有企业发声,他们也不能落后,原本都是发企业消息的微博,齐刷刷的都祝福了恋情。
  
      而许尧媳妇儿的祝福,完全坐实了京星遥的身份。
  
      许家根系庞杂,亲戚也非常多,能让她这么亲昵承认的,怕只有许尧亲姐的女儿了。
  
      “京家的?六爷家的啊,这组合是要逆天嘛!”
  
      “绝了,无敌逆天了好吧。”
  
      “小三爷到底怎么拐到六爷女儿的?青梅竹马?很甜。”
  
      ……
  
      傅沉公司的官博也转发了,而且直言:【祝福小三爷和京小姐。】
  
      网上消息非常多,就算是网友,祝福的,也有酸的,还有故意抹黑搞事蹭热度的,不过多的还是祝福的。
  
      很快两人亲吻的照片传到了网上,许多粉丝看到都觉得少女心爆棚!
  
      “这绝壁不是我们认识的那个小三爷!!!啊——”
  
      “wtf?!有点眼瞎。”
  
      “这画面太美了,这肯定不是那个平素不近人情的小三爷。”傅钦原对外要掌管公司,自然都是冷硬做派,若不然年纪小,哪里能服众。
  
      此番照片视频传出去,高冷人设算是彻底崩了。
  
      “我需要吃点东西冷静一下,你俩这么甜,干脆原地结婚好不好!”
  
      ……
  
      简单几张照片,在网上瞬时掀起了“血雨腥风”,完全是要屠板的节奏,甚至有人拉出傅沉,说什么青出于蓝,把前浪拍死在了沙滩上。
  
      傅沉:……
  
      最骚气的是什么,傅钦原时候用自己的大号,评论了一句:
  
      “拍得不错,可以去水印给我吗?”
  
      ……
  
      众人懵了,你是觉得微博现在现在还不够乱?
  
      因为这场当众求婚,两人恋情算是彻底曝光,严氏的中秋展出也因此蹭了一波热度,小小火了一把。
  
      京星遥出席活动时,佩戴的首饰就是严氏生产的,是平民价,一对耳环只要100多,有人说,这耳环可能旺桃花,在网上都抢疯了,当晚就断了货。
  
      *
  
      今天这件事,几家获利,就是京寒川始终冷着脸,他此时真不知作何感想,直至展出结束,这心底还郁闷着。
  
      傅钦原这件事,完全就是先斩后奏,此时全网祝福,大家都知道两人正在交往,真心相爱,京寒川此时出来阻止,那真是坐实了恶名昭彰的修罗恶名。
  
      事后,宋风晚要留下开个总结会,傅家人都没走,傅钦原则负责送京许两家人回去。
  
      “我们就不用送了,改天来家里吃饭。”许舜钦拍着他的肩膀。
  
      “嗯。”傅钦原点头。
  
      “你今晚这事儿……”许舜钦似乎想要找个形容词,最后只说了两个字,“不错。”
  
      傅钦原看向京寒川时,他半点眼色都没分给他。
  
      “六叔。”
  
      “嗯。”那语气,显然是不大高兴。
  
      “我只是想给她一个惊喜,而且我觉得她应该得到最好的,得到最多人的祝福,瞒着您很抱歉,之前就是因为小范围公开,给了某些人非分之想,造成了不必要的麻烦,这些责任我应该承担。”
  
      “她既然是我女朋友,就应该让所有人都知道。”
  
      “六叔,您说对吗?”
  
      傅钦原说完,一侧的许鸢飞笑出声。
  
      这小子忒坏了,完全就是挖了个坑给京寒川,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京星遥,人家是为了你女儿好,你还能说什么?
  
      “改天来我家,我们好好聊。”京寒川说完,转身准备上车。
  
      “那我先走了。”京星遥笑着与他摆手,周围都是长辈,她显然还有些扭捏害羞。
  
      “回家给我打电话。”很多人在,傅钦原也没敢太放肆。
  
      京许两家人走后,段林白离开时,只拍着他的肩膀说了句:“有前途,干得漂亮,哈哈——”
  
      他极少见到京寒川有苦难言的模样,不愧是傅三的儿子,人才!
  
      *
  
      川北,京家
  
      京寒川回来后,就直接进了房间,弄得京星遥有些担心,“妈,爸怎么了?”
  
      “养大的女儿要成为别人家的人,他能好受吗?别管他,早点休息。”
  
      京寒川只是觉着傅钦原动作太快了,饶是谈恋爱,其实距离结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他迫不及待搞这么一出,他此时手机都要炸了,本就朋友不多,此时全都是祝福短信。
  
      大约是晚上十点多,有人叩响他的卧室门。
  
      京寒川与许鸢飞正在讨论今晚发生的事,面面相觑。
  
      “谁?”
  
      “是我。”京星遥的声音。
  
      京寒川掀开被子下床,打开门,就看到端着一个托盘,站在门口的京星遥,托盘里还放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鱼汤。
  
      “今晚发生挺多事,我听牧野说你们都没吃什么饭,就煮了点汤,爷爷奶奶睡了,所以给你们送两碗。”
  
      京寒川点头,伸手接了汤,“进来坐?”
  
      “不了,你们早点休息。”她说完就径直回房。
  
      京寒川盯着鱼汤,心底更是千般滋味儿。
  
      京星遥是真的懂事省心,真是被猪拱了。
  
      许鸢飞翻身下床,“你别在家总是板着脸,你这样,星遥总以为你对傅钦原是不满意的,不同意这段感情,她会胡思乱想的。”
  
      “我对那小子本就不满意。”其实就算今天京星遥的男朋友不是他,京寒川心底也不自在,也不是针对他。
  
      “我知道你还不想星遥嫁人,可是钦原这孩子是不错,你不要总是戴着有色眼镜看他。”许鸢飞端起鱼汤,这才发现底下还压着一张字条。
  
      递给京寒川。
  
      上面写着两行隽秀的小字:
  
      【早点休息,我永远爱你们,永远都是你们女儿。】
  
      京寒川无奈。
  
      “你多和钦原接触一下,可能对他就会改观了,以后都是一家人。”许鸢飞说道。
  
      京寒川没作声。
  
      **
  
      隔天一早,傅钦原昨天从展馆出来,严氏有庆功宴,他占用他们秀展时间,又让他们帮忙打灯光一类,自然要有所表示,晚上庆功宴,他参加并且结了账单。
  
      也算是大喜的日子,他喝了不少酒,早上九点多才睡醒。
  
      拿起手机,就看到早上八点多,京寒川给他发了信息:
  
      【来我们家钓鱼。】
  
      他慌忙跳起身子,简单洗了个澡,换了衣服就往川北,因为中秋放假,路上拥堵,到京家时,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
  
      京寒川打量着他,双目有点红,明显是昨夜喝多了。
  
      “六叔,那个……”傅钦原没想到自己未来岳父第一次约自己,就搞出这种幺蛾子,有些尴尬。
  
      京寒川轻笑,“十一点半了,我约你来钓鱼,你是赶来吃中饭的吧。”
  
      小六六坐在边上,原本还想憋着,实在没忍住,笑出声……
  
      姐夫,对不起,我真的忍不住了!
  
      ------题外话------
  
      全程姨母笑~哈哈
  
      写嗨了,这章字数超了【捂脸】
  
      小三爷,你赶着中午去人家,真的是吃中饭的吧!
  
      傅钦原: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