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饭店的门口,都搭着棚子,包子、馒头就在这里出售。除此之外,就没有卖吃食的了。
  援朝舅舅领着她们,进了一个村级的饭店。他笑着对姥姥说:“姑,咱们今天吃顿好的,这个饭店里面,都是活海鲜。”
  饭店沿海而建,后院靠着大海。平坦的海滩上,用渔网圈出十几个池子,里面是各种活的海鲜。
  这些海鲜虽然集中圈养着,可都是真正的野生产品,悠悠的口水差点流了出来。
  池子的边上,挂着一个小黑板,上面写着菜单和价格。悠悠对着菜单,精心的挑选。
  油焖大虾,清蒸鲍鱼,葱扒海参,爆炒鱿鱼,蒜蓉粉丝蒸扇贝,凉拌海蜇,再来个海鲜疙瘩汤,鲅鱼水饺和三鲜水饺各一份,煮好的即墨老酒一斤。
  每点一样,就有人从池子里现捞,称好份量后,直接送到后厨。
  六菜一汤加酒饭,才十多元钱,可真便宜啊。
  姥姥小声的嘱咐悠悠:“这话进屋不准说,一顿饭吃半个月的工资,哪里便宜了。”
  回到饭店内一看,大多数都是吃水饺的。也有点菜的,一般是俩个菜,人多的才点四个菜。
  四个菜也不算少,悠悠看着他们桌上的菜,份量可真足。皮皮虾用汤盆盛着,冒尖一大盆。
  悠悠刚才看过价格,一元一份的皮皮虾,没想到是用汤盆装的。和他们相比,自己点的菜确实有点多。
  服务员给他们安排了一张大点的桌子,手脚麻利的给四个人倒上了茶水。
  饭店的玻璃柜台里,放着成包的虾仁、扇贝、虾皮、各种咸鱼干和海带、紫菜等干咸海产品,每种产品都有标价。悠悠仔细的看了一下,这也太便宜了。
  寸长的干虾仁六元一斤,虾皮三毛,扇贝五毛,二斤的鲅鱼干一块钱。海带两毛一斤,半斤装的紫菜五毛。
  还真有买的,在这里吃饭的人,多少都会买上一些,不过买干虾仁的不多,依照现在的工资水平,六元一斤的价格还是太高了。
  服务员态度热情,热情的推销这些海产品:“这些都是我们村加工的,质量绝对有保证,您要是不满意,可以随时退货。”
  这就是推销技巧,从市里到这里,来回一元钱的车票,退的货都不一定够车票钱。
  可能看悠悠的年龄小,服务员并没有向她推销,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她,问道:“小姑娘,你这运动服在哪买的?可真好看!”
  悠悠穿的是藏蓝色的震宇牌运动服,,只是比普通的运动服,多了一个圆形的金色商标。
  悠悠现在一米七三的个头,一百二十斤的体重,穿藏蓝的运动服,就是想显得自己稳重大方,结果还是被人看了出来。
  这服务员也就二十出头吧,她既然明着喊自己小姑娘,肯定是把自己定义为十八岁以下。怪不得能当服务员,这眼力可够好的。
  “在深南买的。姐姐,藏蓝的运动服好看吗?”悠悠反过来问她。
  经历了近二十年的灰黑蓝穿衣熏陶,现在别说小姑娘了,就是男青年穿衣服,也是喜欢明快的颜色,很少有人穿黑色和藏蓝的衣服。
  服务员说:“我头一次觉得藏蓝的衣服好看,你穿着显得特别的精神。”
  悠悠在家里,可没少听人夸。自家代销点人流特别的大,经常听人夸自己长得俊,这是头一次听人夸自己精神。
  “谢谢姐姐!”悠悠说完,蹦跳着回到了自家的饭桌,头上的马尾左右摇摆着。
  胜男舅妈看着悠悠高兴的说:“个子再高也是个孩子,我就喜欢悠悠,整天欢天喜地的,看着就让人高兴。”
  姥姥对她说:“你快别夸她了,这就是个不值夸的,一夸就翘尾巴。十四五的大姑娘了,啥时候才能长大啊,光长个子不长心眼,越长越倒嘟(倒退)。”
  援朝舅舅不同意姥姥的看法:“我觉得悠悠特别的懂事,有时候就像个小大人。这孩子看事情特别的准,脑子转的也快。”
  悠悠嬉皮笑脸的伸出大拇指捧他:“舅舅,您不愧是领导,识人水平就是高。俺这颗蒙尘的明珠,终于被您给发现了。”
  把胜男舅妈逗的,止不住的乐。
  姥姥无奈的说:“看到了吧,这就是个不禁夸的,尾巴这就翘起来了。”
  说笑之间,四个菜先端了上来,温热的老酒装在酒壶里,酒杯比较大,一两一杯。
  现在的服务员,只管送菜,可不管倒酒倒茶。悠悠给三人倒满酒杯后,打开酒壶盖,酒里漂浮着枸杞、桂圆和红枣,依稀还能看见几个姜片。
  活海鲜味道就是好,悠悠吃了一口就停不下筷子,姥姥他们吃的也比较尽兴,边吃边喝。
  海鲜是寒性食品,吃海鲜喝老酒最合适。再说了,现在的即墨老酒价格便宜,温好的老酒一斤才五毛钱。
  悠悠刚才在柜台上也看到了,现在的即墨老酒都是用大坛子装的,一百斤的大坛子,悠悠可拉不回去。
  煮好的酒盛在保温桶里,客人要的时候,随时就能提供,不用现煮。
  剩下的两菜一汤和鲅鱼饺子,一块端了上来,从点菜到全部上齐,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都是现处理的活海鲜,这速度可够快的。
  鲅鱼馅的饺子可真鲜,可惜悠悠刚才吃的太猛了,只能眼馋肚饱,遗憾的说:“早知道鲅鱼饺子这么好吃,就留点肚子了。”
  姥姥问她:“在你眼里,有不好吃的东西吗?”
  胜男舅妈说:“悠悠,你喜欢吃鲅鱼饺子好说,咱在家里自己包,你王阿姨包饺子手艺好,比这里的都好吃。”
  悠悠问道:“舅妈,市里有卖活鲅鱼的?”
  “有,靠着海边能少了卖海鲜的,离广场不远就有个早市,主要是卖海鲜的。”
  “那可太好了,姥娘,您明天早点把我叫起来,咱们赶早市去。”
  她们这几天都忙着考察,还真没逛过商店和市场。
  “行,只要你愿意,姥姥就喊你。”这几天悠悠白天开车,每天晚上八点就睡,第二天早上七点才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