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天大地大,隆庆帝最大。
  四皇子明知道顾瑶没安好心,他第一个去见父皇,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
  可他敢拒绝吗?
  何况他对皇位的渴望并不在任何兄弟们之下。
  顾瑶笑道:“四殿下多虑了,皇上真的是在养病,您看我真诚的眼睛,若是有半句假话,我甘愿承受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特意睁大双眸,顾瑶亮给四皇子看。
  继隆庆帝之后,顾瑶也成为另外一个受顾四爷影响颇深的人。
  应了那句话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养病时,最是感到孤寂,需要儿女的关怀同开解,陛下一直盼着能早日见到四皇子。”
  顾瑶声音不高不低,吐字清晰,足矣让皇子们听得一清二楚。
  四皇子心头暗暗叫苦,顾瑶怕兄弟们不恨死自己?
  她同顾湛一样的坏,挖坑等着他跳。
  可他能不跳吗?
  不能!
  此时四皇子再多的解释很难取信兄弟了。
  九皇子看他的目光夹杂着嫉妒恨意,虽然很快就消失了,可依然让四皇子心惊肉跳。
  “四哥快去见父皇吧,父皇身边只有奴才同不顶事的永乐侯,正需要四哥。”
  九皇子一改方才的暴躁,显出大度来,“我们在此等四哥的消息。”
  不过他依然没有对顾瑶摆出好脸色。
  他是父皇的种,顾瑶不过狗仗人势罢了。
  一众皇子纷纷点头让四皇子快些去看望父皇,即便带回来更准确的消息,他们才好商量下一步计划。
  其实皇子们此时拿不准这是不是父皇对他们的试探!
  三皇子当着顾瑶的面,“我这就带着弟弟们去佛前为父皇祈福,还望你转告父皇,我等都愿意侍奉汤药,关切父皇龙体。”
  “我一定把三皇子的话转告陛下。”
  顾瑶敛衽行礼,给三皇子十足的尊重。
  四皇子心说,他们兄弟已经被顾瑶里挑外撅弄得再无法齐心合力了。
  父皇倒是慧眼识珠,看到顾瑶身上的长处。
  四皇子同顾瑶出门,不长的路上,四皇子几次三番想搭话,顾瑶却只催促四皇子快些,根本不理他。
  在寝宫门口时,顾瑶递给四皇子一个口罩,这是她方才让宫女赶制出来的。
  “这是?”
  “陛下的病情比较特殊,会传染的,四皇子带上口罩自然多了一份保障。”
  传染?!
  四皇子捏着薄薄的口罩,心头转过无数个念头。
  顾瑶又让宫女给四皇子披上一件宽大的外袍,权当隔离服用。
  四皇子心脏狂跳,迈步有点困难了。
  “我可曾得罪过你?”
  为何要害他呢?
  “你让一众兄弟记恨我也就算了,此时你告诉我——父皇的病容易传染?”
  四皇子身体在皇子中间算是差的,多年以来一直秘密服食丹药提神。
  给他炼丹的道士曾说过,他身体元气大伤,一样染病,旁人吃几幅汤药就可痊愈。
  而他哪怕比旁人病得轻,也很难治愈。
  顾瑶说道:“真是冤枉,因为二姐姐同四皇子时常有书信往来,二姐姐也说四皇子是皇子中的蛟龙,心怀天下,我这才选您第一个给陛下侍奉汤药,这可是您向陛下展现孝心的好机会,每个皇子都是人中龙凤,才学才干相差无几,陛下若是册立太子,也会选最有孝心的。”
  顾瑶突然反应过来,犹豫开口,“莫非您怕被陛下……哎呀呀,我真是好心办了坏事,方才宫女已经进去告诉陛下您到了,要不我去说您……您身体不适,不敢再让陛下病上加病……”
  四皇子瞪了装作无辜的顾瑶一眼,“你说这话是盼着我不死!”
  顾瑶显得诚惶诚恐,“我真是因为二姐姐才对您……您对二姐姐有意,我们都在巴结二姐姐,也想着同您结一份善缘。”
  四皇子是一点都没看出来,反而有掉到坑里,顾瑶又撒了一把土的感觉。
  他懒得再听下去,因为他怕被顾瑶气死,更是后悔同顾珊有书信往来。
  顾珊害了他!
  顾瑶看着四皇子沉重迈开脚步,低眉藏住笑容。
  四皇子其实并没有直接见到隆庆帝,他们之间隔着一座屏风。
  隐隐约约四皇子见到宫女侍奉隆庆帝服用汤药,在父皇身边还有一人——因为四皇子听到那人打着呼噜。
  虽然不是很响,但是四皇子无法装作听不出那是男人的鼾声。
  “朕最近这两日不甚舒服。”
  隆庆帝没想到第一个来看自己的人竟然是老四。
  他的确给了顾瑶很大的自由,只让她选一个皇子过来。
  四皇子既不是他最重视的儿子,当然也不是最疏忽的一个。
  “需要静养一段时日,朕不放心身边的人,怕有人借此滋生是非,更怕朝臣勋贵鼓动朕的儿子们行不孝之事,朕便把你们都叫到身边,万一朕有个好歹,熬不过去这一关,可以在你们,对你委以重任,不至于让有心人持矫诏篡位,继而赐死你们。”
  “呜呜。”
  顾四爷身体向旁边滚去,让耳朵完全陷入枕头中,咕噜了一声:“好吵啊。”
  隆庆帝下意识压低声音,“你回去给他们传话,朕会时不时让你们侍疾,安心待在配殿,朕不希望听到不好的消息。”
  “父皇的病要紧,儿子……儿臣愿意留下来侍奉您。”
  四皇子声音哽咽,显得对隆庆帝极为关心健康。
  隆庆帝喝了汤药,声音再次压低,“朕还好,你同朕待得太久,病气过给你就不好了。”
  “父皇,二臣不怕。”
  “朕有永乐侯足矣解闷。”
  “……”
  四皇子深一脚浅一脚出门,整个人都是轻飘飘的。
  “毓才人请回,陛下不会见你。”
  顾瑶讥诮一笑,“陛下更不需要毓才人侍奉伺侯。”
  “陛下身边怎能离开人?我…我不怕被陛下传染,只想着侍奉陛下安好。”
  毓才人眼圈通红,向寝殿张望,“陛下就让臣妾侍奉您吧,臣妾不怕苦,不怕累,愿意为陛下割血疗病。”
  四皇子站在门口,眼见着毓才人表演,此人同冷宫的德才人仿佛颇有渊源,几次为德才人说情,只是她好好宠冠六宫的毓嫔因为遇见永乐侯而被贬。
  顾瑶轻笑:“毓才人来迟一步,我爹把您想做的事都做了。”
  毓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