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依依闻言,这才看清,和方城一起来的居然是范千树。
  
  一旁的费尔雅也有些惊讶的看向了范千树,而这时候范千树刚好也看了过来,两人对视了一眼,又立即错开视线。
  
  这时候方城也看到了依依和费尔雅,不由笑道:“依依,你们这是来看柳儿吗,的确好久没见到你们了,下次你们可以时常过来看看。”
  
  依依闻言,直接说道:“下次还是不过来了,免得又让人说我们这些外人不配来这里。”
  
  听到这话,方城的脸色直接沉了下来,他眸光锐利的看向方婵,冷声问道:“这些话是你说的?”
  
  方婵当然想否认,但是看到自家大哥的神色,她根本说不出否认的话来,只能悄悄低下了头。
  
  “我看你最近是太闲了,我会帮你申请去国外留学,你就好好准备一下吧。”
  
  方婵闻言,不敢置信的看向方城,“什么……去留学?我不要。”
  
  “这可由不得你不要,现在赶紧给我回房去。”
  
  方城态度坚决的说道,根本不给方婵拒绝的机会,这段时间别以为他不知道妹妹欺负柳儿的事,只不过柳儿没说,他也一直没说破,实则暗地里他已经替方婵联系出国的事了,今天的事情更是让他决定加快速度,早日将方婵送出国。
  
  “哥……你偏心,你为了这个杨柳,把妈都软禁了,如今又为了这个莫依依,要送我出国,你的心怎么全偏向了外人呢,你到底还是不是我的亲大哥啊。”方婵声嘶力竭的吼着,眼中满是愤恨,自从母亲被大哥限制了行动后,她就满腔的恨意。
  
  原本一直站在范千树身旁的水冰清忙走向方婵说道:“小婵,你别这么和方大哥说话,他肯定是在气头上,你不会被送出国留学的。”
  
  刚才听到方城那些话的时候,水冰清也有些惊讶,很快又紧张起来,要是方婵真被送出国去,那她还怎么时常来方家,时常找机会见范千树呢,所以方婵绝对不能被送出国。
  
  然而水冰清这话一说完,方城却是毫不留情的说道:“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不会更改。”
  
  这下子水冰清是真的有些着急,她连忙转头看向范千树说道:“千树哥,你赶紧劝劝方大哥,亲生兄妹哪有隔夜仇的。”
  
  范千树闻言笑了笑,道:“方大哥做事肯定有他的考量。”
  
  听到这话,水冰清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范千树,“千树哥,难道你舍得让小婵离开吗,她要是真去国外留学,岂不是很久都不能回来了。”
  
  “方大哥也是为了她好,盼着她能学到写真材实料,所以苦点累点也是值得的。”
  
  方蝉闻言直接看向范千树,满脸愤恨的说道:“表哥,连你都站在大哥那边,你是不是早就对我有意见了,所以巴不得我离的远远的。”
  
  听到这话,范千树微微皱了皱眉。
  
  而美人即使皱眉,那容貌都美的让人不敢直视,原本芝兰玉树的容貌沾染上轻愁,无端端的平添了几分瑰丽。
  
  水冰清看到范千树皱眉,忙看向方婵说道:“小婵,别这么对千树哥说话,千树哥哥平时对你那么好,他又怎么会对你有意见呢。”
  
  看到好友反过来说自己,方婵满脸的不敢置信,不过想到水冰清原本就喜欢范千树,她又满是自嘲的笑了笑,现如今,居然没有一个人帮她,替她说话,难道她以后真要孤零零一个人去国外留学吗。
  
  依依倒是也对方城的决定有些惊讶,不过想到方婵出去留学了也好,省的杨老师待在家里的时候被欺负。
  
  方城早就决定好的事自然不会更改,他满脸厉色的看向方婵说道:“还不快点回房去,难道你要等着我叫人把你送回房吗。”
  
  方婵闻言,眸光死死的盯着方城,最后才咬牙往房间走去。
  
  见方婵回了房,方城又看向水冰清说道:“家里今天有点不方便,小婵也没办法陪你了,水姑娘也早点回去吧。”
  
  水冰清下意识的说道:“没关系,这不是还有千树哥哥在吗,没有小婵陪着也无妨。”
  
  范千树闻言,微微笑着看向水冰清说道:“我有事和方大哥谈,所以恐怕没时间,你今天就先回去吧。”
  
  “好……”
  
  水冰清毫无抵抗力的说了一句,等察觉自己已经出了方家的大门后,忍不住有些懊恼,她怎么就这样子出来了呢,这才刚刚见到范千树,她都还没有好好的和对方说话呢。
  
  至于依依和费尔雅也准备告辞,方城却是挽留道:“柳儿好长时间没见到你们了,你们就留下来陪陪她吧,顺便吃完午饭再回去。”
  
  杨柳也在一旁说道:“是啊依依,尔雅,你们晚点再回去吧。”
  
  听到这话,依依和费尔雅也就没急着回去,继续坐下来陪着杨柳说话,而方城则带着范千树去了书房。
  
  “依依,尔雅,刚才真是不好意思了,阿城的妹妹一直对我有偏见,所以连带着对你们也有了意见,不过既然阿城决定送她出国,那下次你们来的时候就不会再碰上她了。”
  
  杨柳十分不好意思,觉得怠慢了依依和尔雅。
  
  “杨老师,这又不关你的事。”
  
  费尔雅忙摆手说了一句,随即问道:“刚刚和方大哥一起来的是你们的亲戚吗?”
  
  “是阿城的表弟,我婆婆的亲侄子。”
  
  “哦哦。”
  
  费尔雅点了点头。
  
  依依闻言,也点了点头。
  
  范丽珍和范千树,可不就是都姓范嘛。
  
  三人慢慢聊着,而方城和范千树也聊完了。
  
  “柳儿,我们去外面吃吧。”
  
  “好啊。”
  
  杨柳自然没意见,笑着点了点头。
  
  方城安排很妥当,出发前就事先预定好了饭店,等他们到的时候直接可以吃了。
  
  吃饭的时候,范千树正好坐在费尔雅身旁,等上菜的时候,不由看向她说道:“你的腿伤好点了没?”
  
  “好……好多了。”
  
  费尔雅没想到范千树会突然和她说话,一下子都没反应过来。
  
  而依依却是满脸惊讶的看向费尔雅,“尔雅,你什么时候受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