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厉长安一声令下,身后的禁卫军快速包围上去,将皇后和恭王等人牢牢锁住。
  这一变故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大惊失色,就连了悟都停下了手中转动的佛珠,一脸的疑惑。
  皇后更是震惊得脸色大变,“厉统领,本宫命你将人都关进大理寺,你将咱们都围起来,意欲何为?”
  厉长安冷笑一声,“皇后娘娘还看不出来吗?那真是太愚蠢了。”
  说着,他便走至恭王身后,用长剑挑开绑住恭王的绳子。随即他转身,朝着恭王躬身行礼道:“让王爷受委屈了,刚才也是形势所逼,还请王爷恕罪!”
  恭王揉了揉被绑得发麻的双手,他唇角微勾,“厉大人不必自责,你做得不错!”
  皇后跌坐在了玫瑰椅上,她实在难以置信,行事竟然扭转过来了。
  “你,你们敢犯上作乱?”皇后指着恭王和厉长安,双目中不再是狠戾,取而代之的则是慌乱。
  “大哥,原来二哥是你绑走的吗?”靖王苍白的脸上满是不可置信,随即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二哥倒是好算计,弟弟差点让你给骗了。”
  “哼!犯上作乱?皇后娘娘要置本王于死地,本王岂能无动于衷?本王也是为求自保而已,这不都是被逼无奈吗?”
  恭王叹了一声,随后看向了靖王,“至于绑走太子一事,四弟倒是冤枉为兄了,这事儿可不是本王做的。”
  靖王闻言,不禁用怀疑的目光扫视了恭王一眼。不是恭王做的,难道是?
  他迅速扭头看向了站在一旁此刻十分淡定的了悟,难道是了悟?
  “阿弥陀佛!恭王爷还是放下屠刀,免得再造杀孽!”了悟双手合十,目中一片清明。
  靖王定定看了了悟半晌,只觉得对方这是在装模作样。都到这份儿上了,老大没必要说谎。若是太子真在老大手上,老大还能多些筹码,没必要拒不承认。
  而他自己,那就更不可能了。知道今日会有人下手,他没有十足的把握,是绝不会横插一杠的,怎么可能会劫走太子?
  那剩下的是谁,便不言而喻了。
  恭王不由嗤笑出声,“老三,你每日这么装,是不是连你自己都信了?不要以为你这点微末的伎俩能骗得过本王,还有老四,当日本王进京时,是不是你派人在半路刺杀本王?”
  到这会儿他腰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那一剑刺得太深了,让他吃了不少苦头。
  靖王闻言就是一愣,“那大哥可是冤枉小弟了,这事儿绝不是小弟做的。小弟可不知你的行踪,怎会派人刺杀你?再者,小弟这次来京城时,也被行刺过。还好小弟福大命大,没有大碍!”
  这事儿倒是没什么不能说的,靖王此刻脑中满是疑问。这刺杀的事,老大不可能说谎,难不成是老三活老二下的手?
  他们同时将目光投向了了悟,眼中带着怀疑之色。
  了悟摇了摇头,“贫僧已是出家人,绝不会参与夺嫡之争。诸位若是还不信,贫僧也无话可说。”
  “恭王爷可是想清楚了?你这是篡位,按律当斩!”
  沈仕康等几位朝臣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们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变故,恭王这是要反吗?
  “是啊!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只要王爷将咱们都放了,皇后娘娘定然既往不咎。”
  钱立琮的脸色十分难看,若是被恭王成功登顶,他们这是太子党绝对没有好下场。
  杨士奇隐在暗处,他的目光闪了闪,乱吧!乱了才能乘虚而入!
  “既往不咎?你们以为本王会这般天真?开弓没有回头箭,岂有半途而废之理?”
  恭王斜了几人一眼,到底是谁天真?
  “在东宫可有找到玉玺和虎符?”恭王看向厉长安,这两样东西尤为重要。若是没有这两样,就是坐上了龙椅也无用。
  “回王爷,并未!”厉长安已经派人将东宫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这两件东西。
  哼!恭王脸色沉了沉,太子倒也不是太蠢。不过不管是谁将太子给劫走,反正他都布置得差不多了。
  只要等他得了这两件东西,太子是否还活着,对他来说,不足为虑。
  “将这广宁宫仔细搜一遍。”恭王思忖了片刻,他就不信了,这玉玺这么大,难道太子还能随身携带不成?
  随后他脸色又沉了沉,难道是被那人给得了去?想起太子的失踪,恭王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他可不想做那螳螂,若是他挖空心思,却为别人做了嫁衣,那可真是要呕死了。
  “是!”
  “你们敢!”皇后怒火中烧,这个贱人生的贱种,竟然敢搜她的寝宫?
  “本宫是后宫之主,也是你的嫡母,你竟敢大逆不道,难道就不怕天下人耻笑吗?”
  皇后气得浑身都在颤抖,她不敢置信地看向恭王。此子实在太猖狂,竟然还敢肖想玉玺和虎符。
  “皇后娘娘,正是因为太子殿下被贼人掳去,儿臣才更要好好搜查后宫,以免这贼人藏在广宁宫中,届时会对您不利啊!还请皇后娘娘切勿动怒!”
  恭王冷哼一声,到了这种地步,竟然还敢摆后宫之主的威严。
  殿内之人见恭王如此强势,甚至与皇后已经撕破了脸皮,他们也不敢再做阻挠。这摆明了是要篡位了,谁敢上前阻拦,必将小命不保。
  这些朝臣都是识时务之人,虽不至于立即成为墙头草,但为了小命着想,自然要识趣一些的。
  约莫等了两刻钟,厉长安来报,“王爷,并未搜到!”
  恭王的脸色阴沉得可怕,他嚯地回头看向了了悟,“三弟,将玉玺和虎符交出来!”
  了悟闻言倒是有些惊讶,“恭王爷何出此言?”
  “三弟还要装到什么时候?太子呢?他人在哪里?你不要心存侥幸,就算你绑了太子,可如今这宫中内外都是本王的人,你以为你能顺利出宫?”
  恭王边说,却边将视线投到了靖王的脸上。这几日老四这里没什么异动,但他也不敢掉以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