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云初玖见小藤蔓做了缩头乌龟不搭理自己了,也懒得和它掰扯。
  
      牡丹就牡丹吧!
  
      好歹占了好看这一条。
  
      再说了,她是靠脑子吃饭的,剑灵这玩意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现在更为重要的是坐实帝承惜的身份,也不知道帝玄霆他们接下来会怎么办?
  
      云初玖在琢磨事情的时候,她丹田里面的狗尾巴草简直都要笑翻了!
  
      哈哈哈!
  
      真是逗死草了!
  
      那个不男不女的死藤蔓竟然把自己变成了一棵牡丹花?
  
      它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不过也是,一直在水里泡着,不进水就怪了!
  
      将来对敌的时候,牡丹花怎么攻击?那棵死藤蔓简直是猪脑子!
  
      还真是为了美,连北都找不着了!
  
      所以说啊,这第一灵宠宝座的位置非自己莫属,那棵死蔓的存在就是为了衬托它的优秀。
  
      当然了,除此之外,狗尾巴草还有一丢丢的羡慕嫉妒恨。
  
      它只能变幻大小,却没办法变幻其他的植灵,凭什么那棵死蔓可以做到?!
  
      不过没关系,再有本事脑子不好使也没用,那棵死藤蔓注定一辈子都要活在它狗尾巴的光环之下。
  
      第二天清晨,云初玖被叫到了帝玄霆的书房,金护法等人也在。
  
      帝玄霆开门见山:“昨天血脉验证的结果还不足以证实你是帝家血脉,所以我们还要进行第二轮的血脉验证。”
  
      云初玖对此倒是并不意外,只是好奇第二轮血脉验证的方式是什么?
  
      据她所知,龙岭帝家除了滴血验证之外,似乎只有采摘龙角芝这个办法,但是经过她的忽悠,已经可以用丹药换龙角芝了,应该不会再用这个办法。
  
      她正好奇的时候,帝玄霆说道:
  
      “我们龙岭帝家有一处禁地,凡是身具帝家血脉之人跪在禁地外面指定的地点,诚心的祈求祖先,三个时辰之后禁地里面就会有药草赐下。
  
      当然,如果不是帝家血脉这么做的话,就会被禁地的力量所噬,尸骨无存。
  
      也就是说,如果你不是帝家血脉就会有性命之忧,所以你可愿意一试?”
  
      云初玖多精啊!
  
      一听就知道帝玄霆他们打的是什么主意了,无非就是想看看她是否心虚。
  
      她当即一脸坚定的说道:“家主,我是如假包换的帝家血脉,自然不担心有什么性命之忧,您现在就带我去禁地吧!”
  
      金护法撇了撇嘴:“说的倒是好听,别到时候打退堂鼓!”
  
      云初玖眨巴眨巴眼睛:“金护法,不知道您在禁地外面祈求的时候,可曾有药草被赐下?又是什么品种?您说一说,我好歹有个参照,到时候就按照这个标准来祈求祖先。”
  
      金护法:“……”
  
      在“帝承惜”从禁地里面走出来之前,他们帝家的人不是没打过这样的主意,可惜膝盖都跪肿了,也没见里面有一棵草被扔出来过。
  
      金护法自然不能实话实说,便把之前云初玖带出来的药草说了一遍,然后冷哼道:
  
      “不是我打击你,你就算是帝家血脉,也肯定不得祖先喜欢,赐你一棵狗尾巴草就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