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这件事情的后续就是,一大波蹭热点的被网友举报,不少人被粉丝狠狠扒了一回。有落马的,有也扒得太干净,反而火了一把的。
  
      因此,不少娱乐圈的人笑道:“想要红,蹭李逸舒的热点;想要黑,李逸舒的热点。”
  
      成也李逸舒,败也李逸舒。
  
      江小兔坐月子期间,曾经活跃于微博的李逸舒硬是没有出现过。他没出现,娱乐圈里却从来没少过他们夫妻二人的传说。
  
      后来赵传梅都忍不住打电话给他:“我发现你娶了老婆以后,运气这是蹭蹭蹭的翻倍,别人隔几个月没出现就冷了,你到好,即使不出现,江湖也到处是你的传说。”
  
      李逸舒有些小得意:“梅姐,你知道这说明什么吗?”
  
      “说明什么?”
  
      “说明我是有真本事的人呀。”
  
      “看把你能耐着。”顺道,赵传梅就提到了一个叫“胡维多”的人,表示这男的请她吃了好多次饭了。
  
      “不是吧,梅姐,我已经拒绝他了。”
  
      赵传梅冲着手机白了一眼:“想多了,不是你的事。一开始或许是你的,但后来是我的。”
  
      李逸舒没听懂。
  
      “他在追求我,但我以前不认识他,你不是认识吗,所以想要跟你打听一下,这个人的为人如何。”
  
      李逸舒惊呼:“不是吧,梅姐,你这是铁树开花?!”
  
      赶紧转身,就告诉坐在沙发上的江小兔,梅姐春风萌动,有人追求她,她跑来打听对方的消息了。
  
      “老婆,那个叫胡维多的,你还记得吧?就是那个老是让你拍坐月子真人秀,被我拒绝那个。”
  
      江小兔挑眉:“是他?”
  
      “对啊对啊,老婆,惊讶吧?哈哈哈哈哈……他肯定去骚扰梅姐了,不知道怎么的跟梅姐看对了眼。”
  
      不过非常遗憾,李逸舒告诉赵传梅,事实上他跟这个男人也不愁。他熟的那个人叫蒋少行,胡维多是他舅舅。
  
      “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道少行他妈妈姓胡,这个舅舅应该是他妈妈那边的老来得子,从小宠得有点过头。以前少行跟我读书的时候,偶尔会提到几句,特别让家里人头疼的对象。他的感情史到是不怎么丰富,就是属于那种向往自由,风来就跑的类型,一般人不太制得住他。梅姐,他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你感觉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还好吧,非常有自己的想法,个性十足。确实有些向往自由,给人一种不太靠谱的感觉。不过我打算跟他交往看看,毕竟难得遇到一个让自己心动的人,没有试过怎么知道合不合适?我不想错过。”
  
      其实赵传梅打这通电话,除了想跟李逸舒打探胡维多的消息,另一方面也是想侧面“询问”江小兔的意见,看她对胡给多交往,对方会不会反对。
  
      相处得久了就会知道,若没有太大问题,江小兔不会发表自己的意见;但若真的完全不合适,她会出声。
  
      当她挂掉电话,没有听到江小兔的任何意见,隐隐松了口气:这是不是说,胡维多过关了?
  
      虽然不知道她和胡维多未来会是什么样子,但至少这个男人没有问题,值得交往。
  
      她也忍不住冲自己笑了笑,想不到独立自主惯了的她,有一天也会被别人的意见“左右”。
  
      “真是难以想像,胡维多居然会跟梅姐搞到一块儿去。”挂掉电话,李逸舒怎么也想不通,他俩怎么会扯上关系,“老婆,你说他俩合适吗?我个人也承认梅姐非常过,他妈那边规矩挺多的,除了他这个小舅舅能够作天作地外,其他人都是按规矩走的。别的不说,至少这个门弟观念绝对有,感觉梅姐以后真想要跟胡维多结婚,有点难度。”
  
      跟赵传梅一样,若不是他老婆没有出声反对,他都想直接反对了。
  
      说实话,他从蒋少行听到的,关于胡维多的事情,几乎没有一件靠谱的。
  
      比如胡维多想要拍他老婆的真人秀,就是被蒋少行提前打过招呼的,让他别看在他的面子上乱答应,到时候出事了别找他。
  
      “胡维多其实没有你们想的那么不靠谱,他只是想法比较多而已。”江小兔有些哭笑不得。
  
      胡维多虽然风评不太好,属于不靠谱的类型,但其实他本人真的只是想法多。之所以实际行动力跟不上,到不是他不想做,主要是“阻力”太多,有的时候他也挺无奈的。
  
      “他自己家人都说他不靠谱,我总觉得梅姐跟他在一起会吃亏,你说,我要不要发表一下反对意见?”李逸舒在她身边坐下,胳膊一伸就揽住了她的腰,问道。
  
      “可以,如果你想反对完全可以反对。但这件事情做主的是梅姐,梅姐已经不是三岁小孩子,她非常理智。你刚刚已经把胡家的情况介绍给她了,我想她应该明白,如果她真的决定跟胡维多在一起,她将面临很多压力,其中有一部分来自胡家。”
  
      “那你觉得呢?老婆,你觉得他俩合适吗?”
  
      “没有什么合适不合适,主要看胡维多能够为梅姐做到哪一步,而梅姐又能够为胡维多做到哪一步。”江小兔牵住家了他的手,放到自己胸口,微笑道,“就像我们一样,我们最初开始在一起的时候,你觉得我们合适吗?”
  
      一个是小仙女,一个是普通的人类,还真有点……李逸舒“呃”了一下,立马表示:“别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们是天生一对。”
  
      “你说得没错。我们能不能在一起,看的是我们能够为对方做到什么程度,你为了我可以放弃普通人的身份,努力修炼成仙,追上我的步伐;而我也愿意为了你放慢修炼的步伐。因为我们对彼此退让,齐心携力,劲朝一个地方使,所以我们才会在一起。”
  
      “老婆,我觉得你挺支持他们在一起的。哈哈哈哈哈哈……”
  
      江小兔瞪他一眼:“别套我话,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不用告诉,老婆,你的态度已经决定了一切。你没发现吗?只要是不行的事情,你都会反对,若是没问题,你即使没有表示赞成,但只要你不反对,再糟糕也不会糟糕到哪里去。老婆,不只我摸清楚了这个套路,我感觉梅姐也应该摸清楚了。”
  
      “我现在不想理你,不要跟我说话。”
  
      “别啊,老婆,别生气嘛,让我抱抱,你身上软乎乎的,抱着真的是太舒服了。老婆,我最喜欢你,恨不得跟你黏在一起,给你当影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