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等我们回来就好了,药铺这几年也没什么收入。”立琛很理解地说道。
  
  叶乔生没好气地说道:“药铺当年靠的是筱筱的好医术,筱筱一离开药铺之后就没什么生意,乔安就学了点皮毛,到现在医术也不什么样,紧紧只能看一些普通的小病,跟筱筱的医术相比差距太大了,筱筱要是回来就好,药铺以后她在管不会经常入不敷出,这几年要不是有你们两口子接济,乔安和陈晨两兄妹日子定然不好过。”
  
  筱筱又是寄钱又是寄粮食,所以他们的日子比周边的人都要好,而且即便去年冬天那样困难的时候他们不但有大米吃还有碳烧,以至于一家子过冬不用那么怕,去年冬天那么冷的时候,筱筱还让人送碳过来,所以叶乔生觉得没有筱筱的话她们都日子定很难过。
  
  立琛知道这些事,一因为这些事情是筱筱想到他找人帮忙送来的。
  
  “不过以后回来筱筱不知道会不会去药铺上班,等安排再说,至于乔安学了几年了应该要自己独挡一面,等筱筱回来的时候她还可以继续跟筱筱学习。
  
  筱筱这几年在岩村那边帮了不少人,不过她没再收徒教人,乔安算是她第一个徒弟吧。”立琛想到。
  
  “呵呵,可惜乔安不争气学得不咋样,另外当时你们离开的也急,乔安才跟筱筱学几个月筱筱就跑去找你了。”
  
  话里带着打趣,筱筱喜欢他为了跟他在一起什么都不要,当时所有人都知道。
  
  立琛笑了笑,再想起以前的种种仿佛就像没发生多久的事情一样,筱筱为了他吃了很多苦,当初放弃城里这么好的条件和待遇跑去乡下陪着他这些年,历历在目他永远不会忘记筱筱为他做的那些付出。
  
  “我们要回来以后也热闹了,就是外面还不太平,我昨天把这些年杜家犯罪的证据都提交给上面,很快杜家就会被处置。”
  
  叶乔生听到这有些惊讶,“杜家这次真能这么容易被扳倒,还有你这次回来办什么事为何来的这么突然都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这次的行动确实很突然,临时决定执行的。你还记得当年那批玉石的事吗,当年我大伯还有很多人因为玉石而遭难。如今还在世的人很快就会帮他们平反,而玉石也作为一项非常重要的工程现在请杨先生专门雕刻准备出展比赛,要是能得到名次就好,不枉这么多人辛苦一场。”
  
  那三块玉石牵扯那么多人又经历了这些年,如果雕刻的好以后当国宝一样放在仓库里头,谁也不敢再打主意。
  
  叶乔生听完很吃惊,“原来你这次是因为那批玉石回来的,现在玉石已经上交上去,那几家遭难的人家肯定是要平反,而且拿去雕刻这样以后就没人惦记了。那三块玉石如何?那么多人惦记应该不会差吧。”
  
  “是还不错,论玉的质量可能不算最好但是确是目前发现玉石里面最大的,一块就有几百斤,你是没看到三块放在一起的时候那真是无价之宝,难怪那些人疯狂地想找到它们。感慨着,金钱能迷惑人心,那班人为了这笔财富不知道害了多少人。
  
  “啧啧,我也觉得玉石个头定不小,没想到一块就有几百多斤三块加起来就有一千多斤了,也难怪那么多人想抢那笔财富。现在被你们运来上交,多少人会被气到。”
  
  “哼!那帮人可没空生气,他们现在个个难逃被惩治的下场。”
  
  想到这两天提交的材料那么有关部门肯定已经开始行动了。
  
  叶乔生佩服地说道:“立琛真有你的,一下子就解决了这件事情,本来我以为还要过个几年呢。”
  
  “我这些年在岩村也没有白待,在那里经常找人查以前的事情,发现了一些证据就收集起来,现在就派上用场了。这几年等于我和苏恒一直在做准备工作,现在利用这次的机会把那些人都处理,尤其是杜家,这次绝对不会再给他们翻身的机会了。”
  
  “对!杜家那么可恶,不能放过他们!如果不处理的话,以杜家和赵家两家结怨的程度看,如果不处理他们绝对他们在你回来的时候会找你麻烦,这几年我一直盯着杜家,你不知道他们之前有多么嚣张,在你跟筱筱南下的时候,又有一部分人被找麻烦,好在你现在回来。”
  
  立琛点头:“不处理杜家我是不会回来,确实以两家的结怨,不处理杜家我回来他们对我肯定还是不罢休,筱筱当年也得罪他们所以不处理杜家绝对不行。
  
  好在杜家接下来要被处理,我回岩村交接一些手头的工作之后,一个月左右就会回来,就在待在那里几年突然要回来有些舍不得,不过还是得回来毕竟我是这里的人,老家是这边,那里让上面再分配个人去村里管事情就行,如今的岩村即便我不在那里也没关系,现在那边水利都解决好,又修了一条大路通向外面去,所以我也能离开回来了。”
  
  叶乔生高兴道,“你们得赶快回来,还有一件事得等你们帮我处理呢。”
  
  “什么事?”立琛有些奇怪,刚见面他有什么是需要他帮忙处理。
  
  “就是乔安的婚姻大事,这个妹妹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现在都不肯再去相亲了,这筱筱回来我让她帮忙劝一下。家里我爸妈一直催着,眼看你们孩子都三岁了,她可比筱筱还大一岁,现在都二十四岁不嫁人真是很头疼。
  
  再加上认识的人总是来问我家,她一条腿又那样,以后年纪越大会越难找,让他不要那么挑剔,可是她的要求不高只是总是不成,这次筱筱回来帮忙劝劝,然后你们要是有合适的人也可以推荐下,只要解决乔安的人生大事我就不用这么烦恼了。”
  
  立琛倒是很意外,原来乔安还没结婚,再想到以前的时候就明白乔安定是以前那桩事情被伤到了所以才会如此。
  
  于是就应道:“行,能帮忙的一定帮,不过这是乔安的婚姻大事还是郑重些还有也要问她自己的意见才行。”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