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王禀戴上了面具,他和军卒们一样,都是背着血仇来到了这里。
  
      当然王禀更多的是考虑着大宋的战略和大局。
  
      他要将前往奉圣州的所有金人精锐引回来,那就需要将金人皇帝打到害怕,唯有如此,才能引回金人的精锐。
  
      完颜晟站在城头上,目瞪口呆的看着战局的变化,没想到仅仅一个照面,金人最精锐的合扎猛安军,就陷入了被动之中。
  
      虽然杀死了敌人数千人,但是接下来的场景让完颜晟目眦欲裂!
  
      宋人以矮小的劣马为依仗,低着头带着勾枪,砍掉了马腿,然后将环首刀顺着顿项的缝隙,带走了一个个金人的性命。
  
      被围住的合扎猛安军根本没有任何突围的可能,数万马匹就在金人的周围游荡,而马匹之下,是神出鬼没的宋人军卒,他们每一次出现,都伴随着一名金人的死亡。
  
      “冲!让剩下的合扎猛安军出城!打垮他们的阵型!快,让侧翼骑兵也同时出击,快!”完颜晟惊恐的喊着,但是让他以为只是辅军的契丹人,这也个时候也开始游走在了战阵之外。
  
      契丹人的装备更差,但是他们是马背上的长大,所以,马技更为纯熟。
  
      那劣质的弓弩,阻挡了金人驰援的步伐,越来越小的包围圈,不断的蚕食着金人的精锐军卒。
  
      “苍天误我!”完颜晟大喝一声,直挺挺的倒在了城头之上。
  
      急气攻心这种事,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更何况,完颜晟本身还有些疾病缠身。
  
      他之所以答应完颜宗翰将金国皇位传回太祖血脉,完全就是因为自己所立的太子,两年前就已经身亡,而现在册立自己血脉的太子,宗族的反对之声,太大了。
  
      而现在,自己的嫡系部队,合扎猛安军死在了城下,他就已经丧失了所有的筹码。而且这些年他的身体也不是很好。
  
      “火速令完颜宗翰回援!所有人闭门不出!不能再打了!宋人显然有备而来!”完颜宗干大声的喊道,他接替了完颜晟的指挥。
  
      完颜宗干,用韩世忠的话说,就是完颜老大。
  
      他是完颜阿骨打的长子,可惜他只是一个庶出,而当时完颜老二尚小,最后金国的朝局,就变成了兄终弟及的局面。
  
      完颜宗干皱着眉头看着城下的宋军,他在第一眼看到这批宋军的时候,就提醒了完颜晟要极度小心,能够穿越大漠、草地、雪原来到黄龙府的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可是完颜晟在接到军报之后,和宗族简单商议之后,认为长途奔袭的敌军,现在战斗力应该孱弱无比,以逸待劳用最快的速度打掉敌人,是正确的选择。
  
      毕竟在他们的印象里,宋人,是极度的懦弱、胆怯和软弱无力。
  
      事实证明,完颜宗干是对的,可惜他一个庶出,完全没有影响力。
  
      仓促之间,宗族之人依旧沉静在惊讶之中的时候,他第一个稳住了局面。
  
      可惜这无法改变大宋军卒,围剿一万合扎猛安军的步伐,同样他只能命令所有出城的两翼轻骑和剩余零散的重骑回到城中。
  
      王禀的目的就是一次打怕完颜晟,他也没有做出接近城池的举动,金人再不善于守城,城墙上也有无数的弓弩,会给自己这只军队带来极大的伤亡。
  
      这是王禀最不愿意看到的。
  
      这场围剿打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太阳再次出现在地平线的时候,大宋的军卒们已经累的站不起来,就那样直挺挺的躺在雪地上,看着天空的太阳傻笑。
  
      契丹人带着刀在战场补刀,偶尔会有没有死透的金人愤怒的杀死一个契丹人,然后数个契丹人一起扑上来,杀死这个金人。
  
      那群帮着他们来到这里的劣马,这个时候,并没有离开自己的主人,他们蹲伏在士兵的身边,用粗糙的舌头,舔舐着大宋的军卒,好像在试探他们是不是还活着。
  
      旁人要接近,它们还会站起来嘶鸣,用踢破狼头的蹄子,踢向来人。
  
      这些劣马比想的更加忠诚,当然长得丑了点。
  
      王禀看着黄龙府的城池,自己的目的。
  
      终于达到了,他们已经抓到了金人的信使,金人皇帝,终于决意让金人主力回援,又派出几波信使督促完颜宗翰回撤。
  
      因为黄龙府里,有大量的宗亲,妇孺,现在被王禀这只奇兵团团围住,不免有些惶恐。
  
      最主要的是王禀一战,打出了宋人的气势,以五千人阵亡的代价,吃掉了完颜晟一万的合札军。
  
      王禀准备持续给完颜晟增加压力,他选择的事虚张声势。
  
      当年,隋炀帝喜欢巡游天下,刚刚出巡完江南,就开始巡游塞北,大战旗鼓的被当时突厥的始毕可汗知道了。
  
      这等好机会,始毕可汗怎么会放过?他看到隋炀帝送上了门,立刻带领数十万突厥兵,把隋炀帝围困在了雁门关。
  
      李世民当时刚刚束发,正值年轻气盛,他带兵到了雁门关的时候,看到突厥人人多势众,硬拼肯定打不过。
  
      就将自己本部兵马,分成了数股,每股都打出了无数的旗帜,拉长队伍,还让人拖着树枝,制造了大量的烟尘,伪装有很多人的样子。
  
      疑兵计成功的吓到了始毕可汗,而且当时的义成公主,也成功的忽悠了始毕可汗,谎称隋军正在攻打突厥都城。
  
      始毕可汗这才退了兵。
  
      能隋炀帝从雁门关出来,继续下扬州找美女了,自己许诺的守城有功皆为六品,论功行赏之类的话,都忘得一干二净。
  
      王禀的做法,其实和李世民很像,将契丹人分成了数股,一人带上一匹劣马,每天做的事,除了打猎以外,就是制造烟尘和声响,用来恐吓完颜晟。
  
      更让完颜晟有压力的事,王禀不断的制造着援军连绵不绝的假象,王禀把手中仅剩下这三万多人发挥到了极致,目的就是吓住金人的皇帝。
  
      他完美的把自己的主力演成了先锋军。
  
      “王将军,果然如你所言,金人派出使者议和了!”参将刘复兴高采烈的拿着一只断箭说道。
  
      断箭上有封信,大意是明日午时,完颜阿骨打的长子,完颜宗干,将会带着唐括氏三名公主,前来议和。
  
      这完颜宗干就是人质,三名公主是送给大宋官家的侍女。
  
      当然王禀小心翼翼的精心布置了一番,毕竟自己缴获了无数的金人甲胄,除了武装宋军外,还武装了不少的契丹人。
  
      走到这一步,王禀的战略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就是装,能装多久是多久,直到把金人的主力骗回来为止。
  
      金人又不敢出城,只能派出使者装装样子。
  
      王禀看到三名唐括氏的公主时候,愤怒的拍着桌子说道“你们这群不守信誉的金贼!说是议和,三名公主!可是你这个是公主吗?!侍女都不长这个样子!”
  
      王禀之所以如此发怒,实在是这三个公主,丑到了灵魂的深处,让人战栗。
  
      完颜宗干回头看了看三名公主,这的确是公主啊,而且金人的宗族为了表示诚意,拖延王禀攻城的步伐,还挑了三个好看。
  
      “她们这样的送到云中路官家那里!官家不砍了某才怪!你们这是挑拨离间!好一招离间计啊!”王禀依旧在愤怒的说道。
  
      他无意间,透露了个消息给金人,那就是官家在云中路,来制造自己还有援军的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