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小青怀疑许宣应该是在白素身上做过什么手脚,不然的话,他和苏窈窈没道理总能那么准确地追上来。
  
      虽说小青要带着姐姐去昆仑寻那救命的仙草,可此去昆仑,不管是走水路还是走旱路,都有无数种选择,许宣和苏窈窈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路线,怎么可能总是准确地捕捉到她们的信息并及时追上来?
  
      为了打消这个疑虑,晚上在一家客栈休息的时候,小青特意向小二要了几大桶热水,让姐姐和自己都彻底地沐浴了一番,然后换上路上买新的衣袍,就连随身携带的细软金银也都用热水泡过,唯恐有什么气味留下。
  
      可事实证明,这个办法没用,许宣依旧阴魂不散,总能及时找到他们。
  
      小青不得不考虑另外一种可能性:许是官府的仵作,应该很熟悉官场的一些事情。
  
      而苏窈窈则从莫本钟那里得到过大笔金银。
  
      这两个人一个有门路,一个有金钱,会不会是动用了官府的力量?
  
      毕竟自己和姐姐再怎么样伪装,都很难回避只有两个人的特征,而且其中一人身染重疾,只能坐车,连马都难乘坐。
  
      有了这些特征,利用官府在大城大阜的控制力,其实要查到她们的消息并非很难。
  
      想到这里,小青马上改弦更张,开始专走小路、经乡镇村庄而行,但凡遇到大城大阜就绕道而过。
  
      这一来,小青和白素果然享受了一段清闲时光,从四天前开始,许宣和苏窈窈就再没露过面,似乎已经被她们彻底摆脱了,小青心中欢喜,却也不敢大意,依旧日夜兼程,急急西行。
  
      只是,如果连许宣和苏窈窈都能被她们摆脱了,杨瀚还能追得上来?
  
      那可能性显然更小。
  
      一直穷追不舍的许宣和苏窈窈若都失去了她们的踪迹,吊在最后的杨瀚又怎么可能找得到?
  
      忽尔想起,小青心中也不禁一阵的惆怅惘然。
  
      早知如此,似乎不该立誓的。
  
      不过,好强的小青也只在心中转转这样的念头,外在上绝不会表露分毫。
  
      死要面子活受罪,指的大概就是这位姑娘了。
  
      ……昆仑虚,号称万祖之山!古人谓之”龙脉之祖。”
  
      昆仑山是小青和白素唯一一处主动去求游览过的所在。
  
      这两个女子去其他地方,多是因为被苏窈窈追杀,不得已而为之。
  
      只有昆仑山是她们自己主动去过的。
  
      她们拥有了异能,得到了长生不老的本事,对于神仙的存在自然崇信不疑,所以她们才主动前往昆仑山,看看是否能够遇到那位传说中人头豹身、青鸟侍奉的“西王母”,那一次,当然是无功而返。
  
      如今,她们要二度造访昆仑虚,却是从东海之滨的临安府出发,赶到西极之地,可以说是要横贯整个中原大地,她们不但要时时隐藏行踪,躲避许仙和苏窈窈,还得争分夺妙,与天地争寿。
  
      昆仑未至,峨眉已到。
  
      峨眉山,青青山坳之中,流水潺潺如练。
  
      已是黄昏,溪水旁架着一堆篝火。
  
      火上架着两段粗大的青竹,青竹是被从中剖开的,剖开的竹管中接了水,正煮着捕自溪中的银色小鱼,鱼汤翻滚着,已经散发出鲜香味儿,只是水色还不够乳白黏稠。
  
      鱼汤还没煮好,烧烤的大鱼却是烤好了,一尾大肥鱼,焦黄的鱼皮吱吱地冒着油,叫人一见便食指大动。
  
      小青把采来的茱萸就着石窝子捣成的浆汁用树叶儿蘸了,一边慢慢转动鱼身,一边把茱萸汁儿淋撒在大鱼身上,增加辣味儿。
  
      接着,又把采来的青柑捏碎了,将流出的酸水儿也淋在大鱼身上,最后才从荷包里捏出一点盐沫儿,轻轻撒上。
  
      又在火上转了两圈,让那滋味入味儿,然后小青用剥了皮的树枝做成的一双筷子在那焦黄的鱼皮上点了点,随着点开的一个小洞,一股白色的热气裹挟着浓郁的肉香扑鼻而来。
  
      “姐姐……”小青马上把烤鱼从火上拿下来,转身走向白素。
  
      山坳中有些阴凉,所以小青把柔软的草铺在了一片阳光下,只在白素头顶位置压弯了一枝树叶,免得阳光照在她脸上,而暖洋洋的阳光则可以洒照在她的身上。
  
      一路跋涉,虽有小青的精心照顾,可这么赶路毕竟太辛苦了,白素的脸色很不好。
  
      气色灰败,唇上血色几乎都不见了,两眼睁开来,也是虚弱无神。
  
      她身边放着一个用竹管切成的杯子,杯子里还剩一口黑褐色的药汤。
  
      这是第四副药了,当第十副药服下后,最多再挨三天,若是仍然寻不到圆心草,那她就要香消玉殒了。
  
      看到同样脸色憔悴的小青,白素只是向她露出一个让她宽心的笑容,客气话儿全然未讲。
  
      几百年相依为命,既然小青决意要去昆仑山碰一碰运气,她也没有必要跟自己的好姐妹矫情客套。
  
      “姐姐,刚烤好的,趁热吃点儿。”
  
      “好!”
  
      白素没用小青搀扶,坐起来些,背倚着一颗大树,对小青道:“拆一半给我,我自己来。”
  
      小青答应一声,和姐姐分了那条肥鱼,两人肩并着肩,坐在树下,一边挑着刺儿吃着鲜嫩的鱼肉,一边沐浴着阳光。
  
      “妹妹,这些天许宣和苏窈窈踪影全无,看来是已经摆脱了他们了。
  
      你也不用这么辛苦了,总是走荒山大泽,我怕你撑到昆仑山也要病了,姐姐现在可全指着你呢。”
  
      “姐姐放心,我撑得住。
  
      只可惜,水如意放在瀚哥儿那里了,不然,对你我的伤总有一些好处。”
  
      “瀚哥儿……”白素咀嚼了一口鱼肉,轻轻地叹了口气:“许宣和苏窈窈紧蹑我们而来,现在都被我们摆脱了,瀚哥儿只怕是更找不到我们了……”“只要许宣和苏窈窈能被摆脱,瀚哥儿追不追得上来都不打紧,我一个人照顾得了你的。”
  
      “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小青叹了口气,道:“姐姐不要说了,总归……都是天意吧。”
  
      白素气道:“天意天意,叫你拿主意时你推三阻四,好不容易下个决心,还要推给天意。
  
      我看啊,就是老天爷嫌你总是喊他帮你拿主意,所以这回不理你了。”
  
      小青忽然“吃吃“地笑了起来,愉快地道:“本来我很担心姐姐的,想不到姐姐还有闲情逸致替我作媒人,那我就放心了。”
  
      白素抬手轻轻打了她一下,嗔道:“看你,我这不是担心……要是我万一……你孤苦伶仃的一个人嘛。”
  
      “别胡说八道,我还有你呢。
  
      我们相依相伴了五百年了,我们还会一直相依相伴,永远、永远。”
  
      “就算姐姐没有事,也希望你能有个归宿。
  
      瀚哥儿和你的缘,不该就这么散了。”
  
      “快吃鱼呀你,一会儿就凉了。
  
      要说缘啊,如果我和他真有缘,那他就出现啊。
  
      他来了,那才是缘!”
  
      小青说着,狠狠地咬了一口鱼肉,也不理其中还有细刺,便大口大口地嚼了起来,仿佛她嚼的不是鱼肉,而是杨瀚,忽然间就觉得不是甜,只是酸了。
  
      “该死的,总说你跟我是天作之合,那你倒是找到我啊,还没许宣和苏窈窈追得紧,真是一个没用的男人!”
  
      ……“不要跑,有本事咱们打一架啊!二打一你还跑,你还是不是男人啊!”
  
      杨瀚挥舞着一对拳头,大呼小叫地跑在峨眉山上,想用激将法逼许宣一战。
  
      可前边鼻青脸肿的苏窈窈和许宣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根本没有和他一战的觉悟。
  
      许宣的化水异能也是需要念力支撑的,如今被杨瀚追得早就念力消耗一空,无法化水了。
  
      可是杨瀚比他们还累,毕竟在他可以化水的时候,杨瀚也跑得飞快,才不至于追丢了他们。
  
      杨瀚是在四天前误打误撞地追上许宣和苏窈窈的。
  
      从那一刻起,许宣和苏窈窈就尝到了被人追杀的滋味。
  
      他们两人的异能对杨瀚完全没用,可不用异能的话,许宣只是个不懂技击之术的郎中,打架的话根本不用把他作个数儿,若只是苏窈窈一个人的话,她又根本打不过杨瀚,那就只好跑了。
  
      这四天来,他们俩被杨瀚追得丧家之犬一般,苏窈窈甚至动过去府库盗窃弓弩的念头,很显然,世俗世界的武器对付杨瀚反而更奏效,奈何他们被杨瀚追得根本停不下来。
  
      昨天,他们倒是从山脚下一个猎户家中弄了张猎弓,许宣还发挥他的所长,寻到了一味见血封喉的毒药药草,辗出汁液来涂抹在了箭头上,然后藏于林中准备射杀杨瀚这个祸害。
  
      可直到动手的那一刻,他们才发现,原来弓弩并不是看看别人操作就那么一搭一拉一放那么简单的啊,那冲着杨瀚右侧几大步远的方向射了出去,杨瀚连闪都不用闪,根本射不到,就十步的距离啊。
  
      接着,那只射歪了的箭就插在了地上,许宣和苏窈窈只能继续逃跑,就在刚刚,许宣正跑得心跳如雷时,突然福至心灵,想到了自己昨日射箭错在了哪里:他的箭羽好像不是竖着的,而是横着的,箭射出去时,箭羽会刮到弓臂的啊,那不歪才见鬼了。
  
      “喂!你是不是男人啊,有种的你别跑!“杨瀚说着,一个趔趄,因为腿力不支,险些跌倒。
  
      他向旁踉跄出几步,一把扶住一根粗大高壮的青竹。
  
      杨瀚喘息着向前看去,许宣和苏窈窈相互扶持着,跑得一点都不快,跟一对老头老太太似的,可问题是,杨瀚这时跑起来也跟他们差不多,杨瀚的气力也已经跑光了。
  
      杨瀚眯起眼睛看看天色,已近黄昏了。
  
      许宣和苏窈窈已然筋疲力尽,他们跑不了多远,等他们再逃开些,一定会找地方休息。
  
      这大山深处,只要天一黑,谁也别想走,不但野兽频繁,脚下一空就得摔下悬崖。
  
      所以,自己莫如早早歇下,比他们多恢复一分气力,明天才好继续追杀。
  
      杨瀚已经想清楚了,自己找不到小青和白素不要紧,她们是去昆仑山寻仙草的,自己只要缠住了许宣和苏窈窈,不叫他们追去捣乱,便是帮了小青和白素的大忙。
  
      竹根处有道黑影乍然一闪,就想缩回地下,杨瀚手疾眼快,一伸手就把那东西抄在了手中:“呵!好肥的一只大竹鼠,这下子晚餐有着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