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安静的书屋里,秦阳和施莱弗、凯拉尔两人对面而坐。
  
      施莱弗想要谈的事情,凯拉尔作为门杰家族的族长肯定是知情者,而且也会作为门杰家族的决策者参与这场讨论。
  
      “施莱弗先生,现在你可以说了。”
  
      施莱弗沉声道:“我想邀请你共同探索一个海底遗迹……”
  
      秦阳微微一愣:“海底遗迹?”
  
      施莱弗点头:“是的,一个深藏于海底不被人知的遗迹,根据一些古老的描述,可能是失落文明姆大陆的一部分。”
  
      秦阳眼睛陡然睁大,姆大陆文明?
  
      这圈子绕得有点大啊。
  
      自己就是跑来洛杉矶给自己的影视公司打通合作之路,为华夏电影找一个打入北美市场的桥头堡,忽然扯上一个巫师要和自己决斗也就罢了,现在又扯上了失落的姆大陆文明遗迹?
  
      施莱弗看着秦阳惊讶的睁大眼睛,脸上浮现出两分浅浅的微笑:“看秦先生你的反应,你对失落的姆大陆闻名也有所了解?”
  
      秦阳轻轻颔首:“听人讲过,网上不也是有很多传闻吗,但是究竟是真还是假,谁也不知道,听说已经有人发现了遗迹,推测以前姆大陆其实是一片面积很大的大陆,因为地壳运动最后沉入了大海,只是这些都是推测,并没有真凭实据。”
  
      施莱弗微笑着盯着秦阳:“那你是相信还是不相信呢?”
  
      秦阳反问道:“为何这么问呢?”
  
      施莱弗轻笑道:“因为这涉及一个根本问题,如果你都不相信,觉得这一切都是虚假的,是人们空想的,那我所提出的探索遗迹,自然也就成了没有意义的事情。”
  
      “怎么会没意义呢?”
  
      秦阳笑着反驳道:“我对这些失落文明传说非常有兴趣,既然不知真假,那现在有一个可能证明真假的机会出现在自己面前,那自然是不会放过的,不管最后证明是真的还是假的,哪怕最后依旧无法得出结论,但是这个探索过程一定非常有趣。”
  
      施莱弗微笑道:“这么说秦先生是有兴趣参与的了?”
  
      “当然有兴趣。”
  
      秦阳先干净利落的答应了一句,然后放缓了口气,表情略微有些疑惑的盯着施莱弗:“只是我有些疑惑,门杰家族也算是豪门,实力强悍,探索一个遗迹应该有足够的力量,为何要邀请我?”
  
      施莱弗不急不忙的解释道:“既然我邀请秦先生,那我自然而然会给出足够的解释,首先,我们和秦先生并无冤仇,派迪影业那点小矛盾,并不算什么大事,我们不至于搞这么复杂搞一个什么探险活动只为了坑害秦先生,这一点秦先生认可吧?”
  
      秦阳坦然点头:“是的,一点商业纠纷,换一种方式合作而已,其实并不损伤贵方利益,如果要说为了这一点,就要想方设法弄死我,那确实有点让人吃惊了。”
  
      “如果门杰家族遇到一点事情,不管对手强弱,都要想办法弄死对方,恐怕门杰家族早就不复存在了……”
  
      施莱弗赞同的点头:“秦先生说得没错,秦先生背景深厚,无怨无仇,有机会结交那是好事,又如何会去结仇?”
  
      秦阳洒然笑道:“我相信贵方并不是为了害我,但是我很纳闷,为何要找我?难道我能提供什么你们没有的东西吗?”
  
      施莱弗摇头,也不绕圈子,微笑道:“我邀请秦先生只是因为秦先生也是巫师,而且是很出色的巫师……”
  
      秦阳皱眉:“这个和是否巫师有什么关系呢?”
  
      施莱弗叹了口气道:“因为那片遗迹里有着很奇特的东西,进入这片遗迹的人便会被幻术所困,在不知道多深的海底,被幻术所困,所面临的危险我想秦先生你应该能想得到!”
  
      秦阳吃惊的睁大了眼睛:“进入遗迹,就会被幻术所困?”
  
      “是的,而且范围还不小。不瞒秦先生,为了探索这片遗迹,我们已经死了不少人,其中包含精通潜水的潜水员,实力很强的修行者……他们进入遗迹的领域后,都被幻术所困,根本无法做出有效的探索,甚至因此而沉迷幻境,撕扯自己的潜水装备,最终死在了遗迹里。”
  
      施莱弗神色有些凝重,显然这片神秘的海底遗迹让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有未涉入过深侥幸逃脱的潜水者向我们描述了那里发生的事情,因为牵涉幻术,所以家族派我出面处理这个事情,为了一探究竟,我亲自潜入水底……”
  
      秦阳也忍不住有些紧张:“怎样,发生了什么?”
  
      施莱弗沉声道:“我也感受到了精神力的干扰,而且干扰还颇为强烈,没有眼睛的对视,海底自然也没有人生存,所以我怀疑这种精神力的干扰应该来源于某种神奇的装置。”
  
      “我尝试一个人进入遗迹,但是却被通往地下的一扇门给挡住了去路,我研究了很久,这扇门上有机关,至少得七个人,站在不同的位置,然后才能打开大门。”
  
      “因为精神力干扰的问题,所以潜入水底的七个人都得是巫师,而且精神力水准还得很高,至少不能比我弱,否则的话,我不确定是否扛得住那精神力干扰。”
  
      秦阳略微有些明白过来,但是却依旧有些迷惑:“巫师虽然不算多,但是要凑齐七个巫师应该不难吧,再说,我是华夏人,你为何找我?”
  
      施莱弗微笑道:“如果这事被政府知道,用国家的力量来进行探索,这自然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是我们并不愿意这样做,这个遗迹是我们千辛万苦花费无数资源才找到的,所以我们准备私人探索,等探索完毕,再决定接下来的安排。”
  
      “私人探索吗?”
  
      秦阳眨眨眼:“这么说,你们是准备雇佣我参与这一次的遗迹探索行动?”
  
      施莱弗微笑道:“合作探索……像秦先生这样的人,又岂会被外物所雇佣?”
  
      秦阳笑笑,确实,如果说秦阳对这个行动有兴趣的话,那唯一感兴趣的便是遗迹里的东西,要说雇佣,秦阳差钱吗?
  
      秦阳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敲击着,思索了片刻:“怎么个合作探索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