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上

  魔族开始大举进攻人类王国,而人类的军队猝不及防,很快就一败涂地,多座城池很快陷落,而魔族的军队也很快就兵临人类将军马修斯镇守的那座城池之下。这时,马修斯的城池中却缺兵少将,根本无法长时间抵御魔族的进攻。所以,在勉强打退了几次魔族的进攻以后,马修斯决定,自己带着仅剩的军队吸引魔族军队的注意,而悄悄地让城中的妇孺老人出城,逃向附近的其他城池。

  虽然马修斯准备把他的未婚妻婕丝敏和城里其他将领的妻女一起送出城,但是婕丝敏却打定主意要留下来陪着马修斯。虽然婕丝敏知道城里的兵力不可能战胜强大的魔族军队,留在城里只有死路一条,但是她还是毅然决定尽自己所能,和马修斯一起并肩战斗,哪怕最后一起战死沙场。马修斯被婕丝敏的决心所感动,让婕丝敏留在了他的身边。在把城里的妇孺老人偷偷送出城的那天晚上,马修斯和婕丝敏终于正式结成夫妻,而婕丝敏也就在那天晚上,把自己的贞操献给了马修斯,而这是婕丝敏后来最为庆幸的一件事。

  当马修斯温柔地缓缓褪下婕丝敏的衣裙,让她白皙细腻的身体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他的眼前时,婕丝敏的脸上浮现出了羞涩的红晕。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裸露身体的婕丝敏羞赧地低下头去,本能地想用双臂遮掩自己的身体,但是却又有些犹豫。而婕丝敏这样青涩纯洁的样子却更加让马修斯感到兴奋,看着爱人那柔滑白嫩的胴体,马修斯的呼吸也不知不觉地变得越来越粗重起来。

  马修斯伸出双臂,把娇小可爱的婕丝敏搂在怀里,而婕丝敏的全身就像流过一阵电流,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起来。马修斯的吻象雨点一样落在婕丝敏的身体上,他的双手也略微有些粗暴地抚摸着婕丝敏的身体,紧紧抓住婕丝敏坚挺的双峰揉搓着。这样的亲昵让婕丝敏也渐渐兴奋起来,她的身体扭动着,全身白皙的皮肤渐渐浮现出粉红色,喉头禁不住发出阵阵轻声的呻吟。

  马修斯听着婕丝敏动人的呻吟,感觉到婕丝敏的身体在自己怀里变得越来越热,终于再也忍耐不住。马修斯放开婕丝敏的身体,分开她的双腿,跪在她的双腿中间,用双手托起婕丝敏的臀部,少许调整了一下位置,就用自己已经完全膨胀起来的阴茎插进婕丝敏稀疏阴毛遮蔽下的阴户中去。

  「哦…哦…」婕丝敏感觉到一个滚烫的东西把自己敏感娇嫩的阴户顶得生疼,忍不住皱起眉头,疼得呻吟起来。

  「对不起…弄疼你了吗?」马修斯听到婕丝敏的叫声,连忙停下了动作,「对不起,我是第一次,不知道应该怎样…」「没…没关系…」婕丝敏羞红了脸,期期艾艾地对马修斯说,「我也是第一次…也不知道…你…轻一点就好…」马修斯看到婕丝敏羞涩清纯的样子,更加兴奋起来,他用他的嘴唇吻上了婕丝敏的一双红唇,同时,他还用手指分开了婕丝敏的阴唇,微微探进少女最隐秘的部位,轻柔地探索着。马修斯的指尖摸索着婕丝敏的阴户,也触碰到了她敏感的阴蒂和阴道口。从未被人触碰过的禁地遭到这样的刺激让婕丝敏忍不住发出了呻吟,全身也不由自主地蜷缩了起来。

  经过一番摸索,满头大汗的马修斯终于找到了婕丝敏的阴道口,而婕丝敏这时也已经兴奋了起来,她的阴户已经微微有些湿润。马修斯抽出沾着少许体液的手指,重新调整好姿势,把自己的阴茎再一次插进了婕丝敏两片阴唇之间的阴户里面。

  「啊!啊…」当马修斯的阴茎插进婕丝敏紧密细窄的处女阴道口时,一阵疼痛让婕丝敏忍不住哭喊起来。

  「怎么了?又弄疼你了么?」马修斯听到婕丝敏的哭喊声,不知所措地停下了动作,「难道…难道又做错了?」「不…不要紧…」婕丝敏羞得满脸通红,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就这样…继续…总要有点疼的…」「那我…那我尽量轻一点…」马修斯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我爱你…」「我也爱你…」婕丝敏也笑着回应道,「来吧…让我成为你的女人…」在婕丝敏的鼓励下,马修斯抱着他娇小的新娘,用力地把自己的阴茎插进了婕丝敏的阴道,在婕丝敏幸福的呻吟声中,撕开了这个小美女的处女封印,这对金童玉女终于真正地合二为一,尽情享受着鱼水之欢。当马修斯从激情中平静下来以后,他看到了婕丝敏身下那洁白的床单上,那星星点点的殷红。马修斯于是再次兴奋起来,抱紧婕丝敏,再一次把他的阴茎插进了那窄小的极乐园,和婕丝敏一起享受着天堂般的快乐……而就在婕丝敏和马修斯成亲后的第二天早晨,魔族军队向着这座城池发起了总攻。刚刚结为夫妇的马修斯和婕丝敏并肩作战,率领着城里的人类军队英勇地抵抗着魔族的疯狂进攻,虽然这些人类战士们个个勇往直前、无畏杀敌,但是无奈寡不敌众,在苦苦阻挡了魔族军队三天以后,城里的人类军队已经几乎全军覆没,而这座城池也终于被魔族攻克了。

  面对着如潮水一样冲进城里的魔族士兵,马修斯仍然坚持着最后的战斗,他孤身一人冲进魔族中间,毫无惧色地和那些出奇强壮的魔族士兵们搏斗着。马修斯用他的刀砍倒了好几个魔族战士,并且还刺瞎了一个魔族将领的一只眼睛,但是他也中了好几刀,身负重伤的马修斯苦战一番,终于精疲力竭,被魔族士兵俘虏了。

  而婕丝敏一直站在马修斯的身后,使用她的法术保护着马修斯。一开始,婕丝敏的初级法术还是非常奏效的,但是很快,婕丝敏就发现自己的法术似乎都遭到了魔族的克制,她意识到魔族军队中有法术高深的魔法师。就在婕丝敏发现自己已经无能为力的时候,她看到马修斯被魔族士兵们一拥而上俘虏了。正当婕丝敏想要拼尽全力用法术救下马修斯时,她自己却中了魔族的法术,全身动弹不得,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当婕丝敏被一阵剧痛唤醒的时候,她已经被掳到了魔族的军营,她全身赤裸,手脚都被铁链捆绑着,而一个丑陋的魔族正压在婕丝敏娇小的身体上,把他硕大的阴茎粗暴地插进婕丝敏娇嫩的阴道里面抽插着。

  婕丝敏痛苦地哭喊着,想要用法术摆脱那个魔族的凌辱,但是她却发现自己的法术已经被封印,一点也用不出来,而她的身体也被魔族的法术所禁锢着,完全动弹不得。而那个魔族发现婕丝敏醒了过来,更加兴奋起来,他变本加厉地用双手抓住这个美女坚挺的双乳,用力揉搓起来,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在婕丝敏的身体里面喷射出了滚烫的精液。

  虽然婕丝敏已经和马修斯共度良宵,不再是处女,但是魔族的粗大阴茎插进她的身体还是让她疼得死去活来。那个魔族在婕丝敏娇嫩的阴道里粗暴地抽插着,婕丝敏被蹂躏得不停地哭喊和惨叫着。当那个魔族终于发泄了兽欲,离开了婕丝敏的身体,婕丝敏还没来得及稍加喘息,就惊恐地看到另一个魔族正淫笑着向她走来。另一支魔族的粗壮阴茎马上就插进了婕丝敏刚刚遭受过凌辱的阴户,在她紧窄的阴道里面肆意抽插起来。

  第二次遭受强暴的耻辱和痛苦让婕丝敏撕心裂肺地惨叫着和哭喊着,而女孩悲惨的哭声却让那个正在婕丝敏身上发泄着的魔族更加兴奋,他在婕丝敏美丽的身体上尽情发泄了一番以后,也用他肮脏的精液玷污了这个美女的身体。而当第三个魔族淫笑着把他的阴茎插进婕丝敏的阴户,在前两个魔族留下的精液的润滑下,在女孩的阴道里抽插起来的时候,婕丝敏终于再次失去意识,昏死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撕裂般的剧痛让婕丝敏再次疼得苏醒过来。当头疼欲裂、浑身酸痛的婕丝敏勉强睁开双眼时,她却看到了那个被马修斯刺瞎眼睛的魔族,而更让婕丝敏感到无比痛苦和屈辱的,却是她很快发现,那个魔族的阴茎并没有插进她的阴道,而是正在她的肛门中粗暴地肆虐着。婕丝敏小巧紧密的肛门已经完全被魔族的粗壮阴茎撑开了,那个魔族的一只眼睛已经血肉模糊,甚至还有鲜血正从他的眼窝里不停地流下来,但是这似乎却使那个魔族更加狂暴和兴奋,他抱紧婕丝敏的身体,当婕丝敏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缠绕在她身体上的铁链已经不见了,但是她的身体还是动弹不得,而那几个魔族仍然轮流在她的身体上发泄着他们的兽欲。

  婕丝敏只能悲惨地哭号着,任凭那些魔族摆布着她的身体,忍受着一支支粗大的阴茎插进她的阴户、肛门,并在她的身体里任意抽插的疼痛和耻辱。

  婕丝敏被那几个魔族法师和将领在他们的军营里轮奸了十多次,当那些魔族彻底满足了他们的兽欲以后,婕丝敏的身体已经被糟蹋得一片狼藉,全身疼得像散了架一样,双乳和阴户都红肿了起来,全身上下到处沾满了魔族的精液和她的肛门撕裂流出的鲜血。而那些魔族在婕丝敏身上发泄够了以后,就把她送进了魔族的妓寨,这个美女也就从此沦为了那些魔族的营妓。

  婕丝敏被关进了妓寨中的一间牢房,她惊恐地发现,被关在这间牢房中的另外三个女孩都是和其他妇孺老人一起,被马修斯送出城的。那三个女孩也认出了婕丝敏,她们哭着告诉婕丝敏,原来魔族早就预料到马修斯会把妇孺老人送出城,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设下了埋伏。象她们这样年轻貌美的女孩被魔族轮奸以后投入妓寨沦为营妓,而其他人都被魔族当场残杀,或者掳回营寨折磨取乐。这三个女孩在三天以前就已经被关在这里充当营妓,已经受尽了凌辱。

  婕丝敏没想到马修斯和自己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却仍然没有保住这些妇孺老人,她跪在地上,伤心地哭了起来,而那三个女孩也都触景伤情地一起哭泣起来。正在这时,牢房门口传来了一个魔族凶狠的声音,叫这些女孩们吃面包。

  那三个女孩听到那个声音,都吓得魂不附体,连忙走到牢房的栅栏前,象狗一样跪在地上,捧着被那个魔族扔在地上的三小块霉烂的面包,塞进嘴里,咀嚼起来。

  而那个魔族看到了仍然不为所动的婕丝敏,淫笑着叫这个新来的美女赶快来「喝牛奶」。

  婕丝敏不知道这个魔族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当她看到这个魔族脸上的淫笑就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于是就不加理睬。于是,那个魔族就叫跪在地上,吃着霉烂面包的三个女孩来叫婕丝敏。其中一个女孩哭着跪行到婕丝敏身边,抽泣着告诉婕丝敏,这个魔族是妓寨的狱卒,这些狱卒都是魔族中的淘汰者或者罪犯,他们只负责看守这些营妓,却不可以染指,所以只能在每天早上分配食物的时候,指定女孩隔着栅栏给他们口交,他们把这叫做「喝牛奶」。

  婕丝敏愤怒地朝着那个狱卒大声叱骂起来,她甚至想用法术教训一下这个无耻的魔族,但是却发现自己的法术已经完全被封印了。那个狱卒只是扔下一句「你会后悔的」,就阴恻恻地冷笑着离开了。而那个狱卒离开以后,另外那三个女孩走到了婕丝敏的身边,忧心忡忡地告诉她,这个狱卒一定用恶毒的方法会报复她的。

  果然,很快,狱卒们就把那些来妓寨「享受」的魔族战士们分别带到了一间间牢房前。当刚才被婕丝敏叱骂的那个狱卒冷笑着把十几个魔族带到关押着婕丝敏和另外那三个女孩的牢房前时,婕丝敏才明白那个狱卒会用什么方法来报复她。

  魔族的阴茎比起一般男人来已经粗大不少,而这个狱卒带来的这些魔族的阴茎在魔族中也显得格外粗大,可以想象当这些粗大的阴茎插进女孩的身体,会给遭受凌辱的女孩带来怎样的痛苦。

  那些魔族走进了牢房,开始强暴牢房中的四个女孩。婕丝敏虽然想要尽力反抗,但是她的法术已经被封印,她的反抗在那些魔族看来简直不值一提。婕丝敏很快就被一个魔族轻易制服,被他压在身下,而那个魔族特别硕大的阴茎也就粗暴地插进了她的阴户抽插了起来,让婕丝敏疼得死去活来,忍不住流着眼泪哭喊起来。婕丝敏一边遭受着魔族的强暴,一边听到另外三个女孩也此起彼伏地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想到她们被自己所连累,也正在遭受另外那些阴茎特别粗大的魔族的凌辱和折磨,婕丝敏感到非常歉疚。

  正当婕丝敏被她身上的魔族折磨得全身颤抖,惨叫连连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发出的嘶吼:「不…不!」听到这个本以为再也听不到的熟悉声音,婕丝敏全身一个激灵,连忙睁开盈满泪水的双眼,朝着这个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当婕丝敏看到马修斯那熟悉的脸庞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差点就要惊喜地喊出声来。但是,婕丝敏马上就发现马修斯已经被折磨得遍体鳞伤,全身血肉模糊,那个狱卒正在用铁链把他的身体捆绑在牢房门口的栅栏上,让他亲眼看着婕丝敏就在他的面前遭受魔族的奸辱。看着心爱的妻子被魔族强暴,马修斯的表情扭曲,显得格外狰狞,他歇斯底里地吼叫着,拼命扭动着身体,把捆绑着他的铁链拉扯得叮当作响,但却无法挣脱。

  婕丝敏看到马修斯的痛苦表情,想到自己正在丈夫面前遭受强暴,也拼命地扭动着身体,想要摆脱身上的那个魔族。但是在那个魔族的强大力量面前,纤弱的婕丝敏所做出的可怜反抗完全微不足道。下身传来的剧痛和在丈夫面前遭受强暴的耻辱使得婕丝敏痛苦不堪,她只能一边凄惨地哭喊着,一边徒劳地在那个魔族的胯下不停地挣扎。而马修斯看着自己心爱的姑娘就在自己眼前被魔族糟蹋,但却无能为力,也只能愤怒而痛苦地不住发出嘶哑的吼叫声。

  「怎么样?看着女朋友被别人玩,感觉怎么样啊?」正当婕丝敏和马修斯在痛苦和屈辱中煎熬的时候,那个魔族狱卒却站在马修斯的身边,淫笑着对他说,「你女朋友的身材那么棒,这些大棒子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不知道她会被操上多少次呢。哈哈哈…」「禽兽!禽兽!」马修斯不停地怒吼着,他的喉咙都已经喊哑了,「放开她!

  快放开她!来折磨我!快来!快来杀了我!」

  「想死可没那么容易,」那个狱卒狞笑着对马修斯说,「刑房里还有好多种有趣的花样要让你尝尝呢。」说着,那个狱卒又转向正在牢房里凄惨地哭喊着遭受凌辱的婕丝敏,淫笑着对她说:「怎么样?在男朋友面前挨操的滋味是不是很享受啊?」「畜生…啊…畜生…啊…疼…混蛋…」婕丝敏一边被那魔族的粗暴凌辱折磨得痛苦地呻吟着,一边咬牙切齿地斥骂着那个狱卒,「卑鄙…无耻…啊…疼啊…救命…」「嘴还真硬!」那个狱卒看着婕丝敏被蹂躏得泪流满面、表情扭曲的凄惨模样,淫笑着继续说,「那你就好好地在你男朋友面前表演吧。顺便告诉你,你男朋友的眼皮早就被割掉了,他现在根本闭不上眼睛,一定会目不转睛地欣赏你是怎么挨操的。哈哈哈…」「不!不!天哪…」婕丝敏听到狱卒的话,感觉心中的耻辱感更加沉重,她痛苦地哭喊着,「不要…不要…啊…救命…」在婕丝敏的哭喊声、呻吟声和马修斯愤怒而绝望的嘶吼声中,压在婕丝敏身上的那个魔族淫笑着把婕丝敏柔软诱人的身体抱在怀里,用他特别硕大的阴茎插进婕丝敏紧窄的阴道里面抽插着,折磨着这个怜的小美女,也羞辱着婕丝敏和马修斯,直到他享受够了强暴婕丝敏的销魂滋味,才低吼着把精液喷射进了女孩的阴道,得意地放开了婕丝敏的身体。

  但是婕丝敏根本就没来得及喘息,就被另外一个魔族抱在怀里,她的身体被那个魔族翻了过来,双臂被反剪在背后,双手的手腕被那个魔族用一只手就轻易抓住。刚刚遭受过摧残的婕丝敏已经浑身无力,只能被迫双膝跪地,不由自主地撅起屁股,上半身也悬在了空中。那个魔族得意地跪在婕丝敏身后,用另一只手扶住她细软的腰肢和富有弹性的屁股,粗暴地把他粗大的阴茎强行插进了婕丝敏被撕裂以后还没完全愈合的肛门里。

  「啊!救命…疼死我了…」「不!放开她!她会死的!放开她…」随着魔族的阴茎插进了婕丝敏的肛门,婕丝敏和马修斯同时发出了惨叫和怒吼声。肛门再次被撑开和撕裂的剧痛让婕丝敏浑身颤抖和抽搐起来,她不停地惨叫着,全身上下都沁出了细密的汗珠。马修斯被迫亲眼看着自己的妻子在自己眼前被魔族用这种变态而残忍的方法蹂躏和折磨,当他看到婕丝敏的肛门被活生生地撕裂,肛门上的伤口流出的鲜血染红了婕丝敏的屁股和那魔族的阴茎时,马修斯心如刀割,他悲惨而绝望地嚎叫起来。

  婕丝敏的呻吟声和马修斯的吼叫似乎让那个魔族更加享受,他抓住婕丝敏的手腕和身体,粗野地在她的肛门里来回抽插着。在那个魔族肆无忌惮的冲击下,婕丝敏雪白的身体也被迫前后摇晃着,她的那对健美的乳房也向下垂挂着,随着身体的摇晃而不停地晃动着,显得更加丰满诱人,汗水和泪水不停地从婕丝敏的身上和脸上落到她身下的地上。在那个魔族的折磨中,婕丝敏的惨叫声和哭喊声渐渐变得微弱,当那个魔族淫笑着在婕丝敏的肛门里射精时,这个女孩已经被糟蹋得昏死了过去。

  但是当第三个魔族把阴茎插进婕丝敏的阴户,一边搓揉着她诱人的乳房和乳头,一边开始在她的身体里发泄以后,婕丝敏很快就被蹂躏得醒了过来。当婕丝敏发现自己仍然在马修斯的面前遭受着魔族的轮奸,而且牢房里还有很多魔族正贪婪地看着自己赤裸的身体时,这个坚强的女孩终于崩溃了,她屈辱而无助地哭了起来。

  在魔族的淫笑声中和马修斯的吼叫声中,婕丝敏伤心地哭泣着,时不时地被那个魔族折磨得不时地发出惨叫和呻吟。婕丝敏一边抽泣和惨叫,一边喃喃地说着“ 对不起…对不起…” ,但是马修斯这时根本听不到婕丝敏在说些什么,被迫看着妻子被轮奸的悲惨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