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我承认,我不是一个好父亲。

  可是,我却也没想到,我居然还是一个兽父。

  那年,我53 岁,在离婚以后的8年里,我和女儿庭萱俩相依为命,我和前妻离婚时,女儿才11 岁,所以一直以来我们都同床睡觉庭萱,今年刚满19 岁,就读于一所地方中 学,由于我的前妻年轻时曾经做过平面模特儿,我的女儿庭萱自然也遗传到了妈妈漂亮迷人的脸蛋,说她是一个天生尤物也并不过份,皮肤白嫩散发出一种健康的光泽,粉面桃腮,一双标准的杏眼,总是有一种淡淡的迷蒙,仿佛弯着一汪秋水,小巧的红唇总是似笑非笑的抿着,个子不是很高,给人的感觉相当娇小可爱。

  离婚后的8年里,老实说我并不缺乏女人的陪伴,但是随着年纪一天比一天还大,我的体力却也一天比一天还差,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参加了客户的聚会,因为大家都兴高采烈,所以我也喝得有点醉了,在结束饭局后,有人提议到酒店续摊,不过却不是什么高档的酒店,酒店里的小姐形形色色,可惜年纪都挺大的,坐我台的小姐名叫小娴,不过在我们聊过天以后才发现,她的年纪并不小,大约四十出头的 岁数。

  小娴:〔先生,需要特别服务吗?〕她不是挺漂亮的,但是言谈却让人有一见如故的感觉,由于价格不会太高,所以我接受了她的特别服务,当我们到了隔壁的小房间后,我看着小娴风骚的样子,内心的热血沸腾,小娴看着我的裤子,她熟练的低下头一手抚摸着我的鸡巴,一手慢慢地解开我的裤当,〔还没硬呢,〕小娴边说边在我鸡巴上来回套弄,我的快感像潮水一般一波一波袭来,身体也越来越热,我的龟头也因为兴奋分泌出了一些精液把小娴的手给弄湿了,〔怎么还没硬?让我给你刺激,〕小娴的脸满是春意,暗红色的嘴微微上翘,接着,一手抓住我的鸡巴用嘴猛吸,我只觉得龟头上一阵阵骚痒,分泌物不停的涌出,使我全身舒畅又兴奋。

  接着小娴把舌头伸到我的马眼处,来回来回的舔弄着,经过了一阵子的舔弄,更是又麻,又酸,又痒。

  我:〔喔,好爽快啊,〕小娴:〔加油,有比较硬了,〕当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