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梦是现实的倒影,而预见是一种梦境。

  痛苦将自身埋没于梦魇中,回忆则把我们从梦境中唤醒。

  「我……在哪里……这……是什么地方?」

  我头痛欲裂,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由于大脑缺氧,眼前的视线一时陷入了模糊,强烈的晕眩感让自己感到一阵反胃。

  我使劲地用手摇晃着头部,待缓过神时,才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灰茫的地带里,四周漆黑如墨,深邃的幽暗欲要吞噬着我的目光,夜空的圆月发出诡异的暗芒,让我不寒而栗。

  这莫非在梦里?我的脚步一阵踉跄,忍住了胃部的恶心,浅一脚深一脚地往前走动,周围的环境如此陌生,但又似曾相识,可惜我完全无任何印象。

  「呜呜……救命……风……你在哪里……救命……」一声悲戚的啼哭划破了死寂的旷野,嘤嘤的泣声如缕如丝,传到我的耳里却是异常熟悉。

  「……莎莎?这声音不是莎莎吗?」我身躯止不住地颤抖,低语喃喃着。

  「别过来……呜呜……放开我……」哭泣声越加激烈,莎莎宛若遇到了极其危险的情况,容不得我过多去思考,忍住头部的剧痛,顺着那熟悉的哭喊声跑去。

  「莎莎,我是风,你在哪里?莎莎!快回答我!」我心急如焚,想起莎莎那孤苦无依的模样,我的理智被一团怒火覆盖着,猛地论起了衣袖,紧绷的拳头饱含着我的愤怒。

  「呜呜……救命……呜呜……」那若隐若现地低泣一阵阵传出,莎莎的哭声逐渐弱了下去,我仿若能看到莎莎正被粗鲁地手掌捂住她那樱桃般的小嘴,凄离的眼眸里正透露着绝望。

  「该死!」我双眼里冒出了怒火,若是此刻有幅镜子,我定能看到自己的眼眸早已一片血色。顺着莎莎较弱的哭喊声,我冲向了学校的体育馆门外,正想仔细辨寻莎莎的位置时,哭泣声却嘎然而止,天地间重新陷入了一片寂静。

  「不……不!」我疯狂地挠着头发,焦急地四处张望着。冷静!即便莎莎的声音没有了踪迹,我也迫使自己冷静下来,不想被愚蠢冲昏了头脑。

  方圆百米一片漆黑,而眼前的体育馆突兀地耸立在眼前,玻璃大门并没有像往昔般紧锁,门内则暗无灯光。我没有丝毫犹豫,径直冲了进去。不知道为何,内心里一阵悸动让我确定女友就在里面。

  沿着漆黑的通道,我来到了体育馆内,映入眼前的是一片宽广的室内篮球场,十几个羽毛球栏框穿梭其中,虽然没有任何灯光,但我依稀能看清场地的所有细节。

  一片的死寂,除了自己的粗喘声,没有任何莎莎的踪影。我瞪大了双眼,耳朵前所未有的灵敏,只怕一根针掉落都逃脱不了我的听觉。我细心打量了四周,可惜没有能趁手的防卫物件。

  「嗯嗯……嗯……啊……放开我……」一股极其微弱的声音终于被我捕捉到。

  是莎莎的声音!在二楼!当我知道了确切的方位后,火急如燎地冲上了楼梯,而女友的哭喊声也逐渐清晰了起来。

  我紧咬着牙根,脸色十分狰狞,迫不及待地冲到二楼最里头的一个杂物间,以往这里几乎没人来光顾,倒是成了女友被迫害的最佳场所。

  「呜呜……你们要钱我都可以给你……求你们……放开我……」「想老子放过了你,要不你问过我的老二行不?」「嘿嘿,听说这妞不仅是中日混血,还有四分之一意大利的血统,啧啧。」「这身材我还真头一次看到过,等会抓回去送给强哥开荤吧。」让我心碎的哭声伴随着几个粗鲁的男声所掩盖,一阵阵淫荡的笑声瞬间让我的心沉入了低谷。

  莫非莎莎她已经遭遇到了不测?我的心脏猛地一揪,尽管理智上知道自己两手空空,遇上三四个歹徒将会极度危险,但愤怒的火焰早已涌上了脑门。

  「砰!」

  我身形比较壮硕,一米八三的身高在南方比较占优势,平时我也专门练过肌肉,故只一脚猛踹便踢开了未上锁的铁门,「干!」眼前的景象瞬间让我脑门一热,肺腑像火燃烧了般,眼前一黑,险些气倒在地。

  三个全身赤裸的黝黑身躯突兀地背对着我,高瘦不一,而在他们面前则平放着一张两米长的桌子,其上沾满了厚厚地灰垢。脏兮地桌上竟躺着一个熟悉诱人的娇躯,虽然被挡住了脸庞,但那熟悉的身躯却是我日思夜盼的女友莎莎!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芷兰般的幽香,从莎莎柔弱无骨的娇躯中散发,熟悉的体香让我目不转睛地看向那诱人的娇躯。

  只见她稚嫩香滑的肌肤随着连衣裙的撕裂而尽显露出来,那纤弱如天鹅绒般的香颈下,肤如凝脂的胴体如牛奶般纯白,与铺满灰尘的桌子格格不入。而莎莎肩上的吊带早已被扯断,露出纯白的胸罩,同样被粗鲁地扒开,将大片雪脂般滑嫩的乳肉挣脱而出,白嫩弹跳的酥胸暴露在空气中,两颗粉红的樱桃傲然挺立,娇艳欲滴,小巧而微翘。

  更让我气愤的是,莎莎的下半身同样没有避免侵辱,用蕾丝点缀的轻莎裙子被拉扯到无一丝赘肉的柳腰间,那令人为之疯狂的玉腿在白色透明裤袜下无保留地显现出来。唯一让我安慰的是,莎莎那饱满鼓胀的禁地被蕾丝内裤所遮掩,在裤袜地束缚下紧致地保护着主人。

  莎莎拥有一对妙曼柔滑、细长白皙的腿形,颀长匀称,曾一直令我着迷,可如今却被陌生人肆虐地蹂躏着,甚至还将她那淡蓝色的高跟鞋脱落,露出温香软玉的玉足,隔着柔滑的白丝,尽情把玩着那精凸可爱的圆润足趾。

  本以为我的突然闯入能制止三个赤裸壮汉对莎莎的猥琐行为,哪知他们却完全无动于衷,狰狞的脸容夹带着淫笑,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莎莎似乎听到了我的声音,眼泪汪汪地哭诉道:「风……救我……」她那如雪藕般的玉臂欲想挣脱开身旁两人的猥亵,却被另一只长满粗毛的手紧紧钳住,动弹不得。

  「骚货,你在喊你男朋友吗?你以为他能听到吗?」那名把玩玉足的壮汉冷笑一声,双臂猛地掰开莎莎那白里透红的玉足,将粉嫩大腿根部的白丝粗鲁地扯开。

  「嘶——」一声如玉帛撕裂的摩挲声响穿荡在整个杂物间,伴随着莎莎的惊呼声,护着下半身的白丝裤袜竟被裸男强硬地撕成条条缕缕,修长肉感的玉腿透过丝袜缝,裸露出一片晶莹洁白,迷人的处女芬香从蕾丝内裤里溢出,越发刺激着三人的野兽欲望。

  「都他妈给我去死吧!」看到莎莎遭遇如此凌辱,我怒火中烧,抄起门后的铁水管,对着眼前裸男丑陋的秃顶使劲砸了下去。

  「哐当」

  令我不可思议的是,原本以为眼前的秃头壮汉不死也得扒层皮,但握在手上的铁管宛若穿过了一层空气般,甩向了地板,砸穿了几块瓷砖。

  我受到了强烈反击,虎口一阵剧痛,但我已经目瞪口呆,不可置信地伸出了拳头,却轻飘飘地穿过了秃头的躯体,宛若对着空气击打般,毫无用处。

  「不可能」我此时心头的疑惑早已消停了愤怒,尽管眼前的画面极其真实,但不得不让自己相信,这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啊啊……不……放开我!」莎莎猛烈地反抗和哭喊将我的思绪拉了回来,原来此时此刻,莎莎那饱满坚挺的双乳竟被两人握住,只是女友的酥胸将近35D,浑美圆硕的乳肉一手并不能覆盖,娇艳欲滴的乳尖被埋没在了丑陋的脸庞里,裸男还发出一阵阵婴儿般的吮吸声。

  「不,这一切都是假的,这是梦,这是梦!」我想尽了所有办法去阻拦三人对莎莎的蹂躏行为,却无济于事。我脸色十分惨白,失魂落魄般靠在了背后的墙上,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无所适从。

  梦,这是一个梦!我猛然抓住了什么,随后我转过了身躯,将前额使劲地撞上了那坚固的水泥墙壁。

  「嗡——」巨大的反作用力让我瘫倒在地,耳朵里一阵嗡嗡,本想摇晃一下头颅,可我额头上的鲜血已经沿着颧骨浸染了眼眸。剧烈的疼痛并不能麻痹我的神经,我突然恐惧了,这到底是不是梦?

  「风……快救我……」莎莎凄厉的哭声挽回了我的呆滞,我急忙站了起来,踉跄的来到莎莎身处,终于看见了那日思夜想的脸庞。

  莎莎的脸拥有东方古典的精致美,宛若天鹅般高贵,那长长的眼睫毛下,拥有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可此时却饱含着泪水,梨花带雨,受尽了许多委屈。

  「莎莎……你坚持住……我一定会救你出来的!」看着莎莎那绝美的脸庞嘤嘤而泣,我心如刀绞,在说出这一番承诺后,却明知道不可能实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莎莎受辱。

  可莎莎美丽的瞳孔却没有察觉到我的存在般,十分迷茫而无助,随着三人在她娇躯上的肆虐揉搓,莎莎的脸庞灿若桃花,双颊滚烫,玉唇轻启,弹实挺滑的玉腿被裸男所玩弄,娇躯不住的颤抖。

  我抬眼看去,眼前的景象极为淫靡,莎莎上身早已被扒光,雪白如脂的双乳被两个面目可憎的裸男所蹂躏,甚至在白嫩的乳肉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牙痕。那粗鲁的手臂紧紧抓住莎莎香颈下诱人的锁骨,甚至被勒出一片通红,可我却无能为力,半跪在地,目视着眼前一切的发生。

  「不……不要」莎莎神色突然变得极为慌乱,原来不知不觉中,蕾丝内裤早已被褪尽到了膝盖处,下体光洁滑嫩的肌肤尽情展现在了三人面前,肥美的轮廓早已深深吸引住了三人,声声淫笑传到了我耳里,才察觉到这他们已经将注意打到了莎莎幽韵撩人的花谷。

  「哈哈,这小妞竟然白虎穴,赚大发了!」

  「看这屄,粉嫩又紧致,定是没怎么被开发过的!」「来张开大腿,让大爷好好安慰一番。」三人狰狞地对着莎莎笑道,莎莎呜咽了一声,纤细的香颈上羞愧通红,泪水早已打湿了两侧乌黑鬓发,如春笋般紧致的玉腿紧紧地绷紧,不想让坏人得逞。

  「哼,看来还要我亲自动手了!」中间那个子较矮的裸男冷哼道,仅用一只手便紧握住了莎莎那对精致的脚踝,将她那双玉腿使劲往上一提,粉嫩的下体彻底暴露在了众人面前。

  「呜呜……求你们放过我吧……我有男朋友了……」莎莎明亮的大眼珠已是泪水汪汪,看得我心里十分难受。

  莎莎由于经常保持剃毛的习惯,因此那柔软之地如婴儿般稚嫩,粉红的息肉被两户花瓣包裹,含苞待放,一颗圆润的肉芽挣脱而出,煞是怜人,幽深的花瓣内,一股玉滑芬芳的处女甘液流淌而出,伴随着零星黏滑的泡沫,让三人看呆了。

  「美女,你的美屄倒是挺诚实的嘛!」矮个子猥琐的笑道,肥胖的手掌粗鲁地覆盖在了她的肥美阴唇处,湿润滑腻的粘液占覆其上,亮晶晶的蜜液在他的手掌上显得极其淫靡,并涂抹在了莎莎的娇躯上,尽情地羞辱。

  「呜呜……你们都是坏人……」莎莎情绪欲要崩溃,呜呜地痛哭,原本遮住浑硕双乳的玉手也不顾及,挡住了秀美的脸容,清泪从指缝流淌而出,凄凉的哭泣声让我顿生怜惜,一肚子怒火无从发泄,心里暗自自责着。

  「嘶——」矮个子淫笑一声,得寸进尺,将莎莎的蕾丝内裤从美腿上扯出,抛给了一旁的高个子。高个子如获至宝,将飘荡着淫靡气息的内裤递向了鼻子,猛力一吸,并伸出舌头尽情地吮吸着内裤上的蜜液,表情十分的享受。

  矮个子似乎对莎莎这类女子十分有经验,不一会儿就用手指撑开了美丽的花瓣,露出了柔软紧致的粉肉。他探进了三根肥短的手指,轻重缓急的抽插起来,水嫩多汁的壁肉随着他手指的进出而反复翻卷,蜜液同样被一股股地挤出来,看得我眼冒火光,现在只求能尽快从梦中清醒过来,以摆脱眼前所有的污秽。

  「嗯……嗯嗯……」过了许久,莎莎用玉手挡住的脸庞里,竟然发出了细微的呻吟声,被我细心的捕捉到。我不可思议地盯着莎莎的脸庞,只见她饱含泪水的眼眸下,此刻竟带有丝丝迷离,双颊通红,玉唇微张,露出里面的皓齿和香舌,芬芳的气息轻轻喷吐着。

  这个表情我曾经看见过,那只有在莎莎和我欢愉时候,臻至高潮才有的表情,可如今竟然在一个陌生人的凌辱下也出现了,让我十分难以置信。

  「噗嗤~ 噗嗤~ 」杂物间里十分安静,除了矮个子的手指在莎莎花瓣内尽情插拔的声音外,还有莎莎动情的呻吟声,那纤细且充满弹性的双腿在白丝袜的厮磨下,发出沙沙的动人声响。一旁的高个子胯下早已坚挺,抓住莎莎一只玉葱般修长的小腿,隔着丝袜用舌头尽情地舔舐她温软的脚踝和足底。

  「嗯……嗯……啊……啊啊!」莎莎的双腿十分敏感,尤其玉足更是高潮的敏感地,加上矮个子手指的全力插拔,莎莎在一声声娇媚甜美的呻吟中达到了高潮。

  一股股清冽香润的蜜液从腔肉内喷薄而出,将矮个子那丑陋的脸完全打湿,莎莎的娇躯不断颤抖,香汗遍布全身,腿上紧致地白丝也已湿透,原本半透明的丝袜此刻紧贴在玉腿上,爱液潺潺流下,打在肮脏的地板上,发出了「滴答滴答」的淫荡声响。

  我镇住了,我的女友莎莎竟然被陌生人弄得泄身了,即便自己以往再如何努力,也难以像这次般喷出如此多的爱液。显然矮个子也没意料到莎莎的白虎穴如此厉害,用舌头将脸上粘稠的爱液舔掉后,用力掰开莎莎那滑腻的阴唇,淫笑道:

  「果然是人间极品,看来得让我的老二也享受一下。」矮个子说完后,便用肥硕的手揉搓着下体那坚硬的肉棒,一步步地靠近莎莎。

  「不……你们不能……我是属于风的……不行!」莎莎失声痛哭道,尽管她享受到了一次极致的高潮,但理智没被欲望所遮盖,神色极其惶恐,纤纤玉手支撑着桌面,娇躯一点点地向后挪动着,试图摆脱矮个子的魔爪。

  而那浑圆挺翘的臀部在蜜液的衬托下晶莹闪闪,看的三人眼冒青光,那对洁白秀气的玉足被另外两人抓住,强行地将莎莎的玉腿掰开,形成了一字马,这下莎莎那饱满多汁的花瓣彻底展露出来,任由她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

  「滚开!」我怒斥一声,使劲地冲向那个矮个子,双手去撕扯着他的皮肤,甚至我用牙去啃他的脖子,可尖锐的桌角却让我一次次遍体凌伤,只能对着空气做徒劳功而已。

  这时我瘫坐在地上,却离着莎莎那鲜艳欲滴的花瓣十分相近,那肥嫩的阴唇下,喷吐着甜美醇熟的爱液,粉色的肉洞一开一合,甚至能看到里面蠕动的紧裹壁肉,似要迎接着主人的宠幸。我瘫软无力,目光十分呆滞,无法阻拦眼前的一切。

  矮个子眼露凶光,仿佛察觉到我的存在般,露出阴森的笑容,而他下体的肉棒早已青筋暴露,两颗暴涨的睾丸在乌黑浓密的阴毛下隐现,龟头乌黑光亮。他阴茎的长度竟接近20厘米,如一柄锋利的刀刃出削,虽然我也有相似长度,但矮个子的肉棒极其粗大,丝毫不逊色于欧美人的尺寸。我心里猛地一沉,担忧地看着莎莎,不知道她能否容纳下如此吓人的尺寸。

  我还在做着无谓的反抗时,矮个子用手支撑着龟头在莎莎的美穴上擦拭着,两片柔软的阴唇随着龟头的左右滑动而撑开,那充血的肉芽轻微跳动着,芬香的淫液使龟头完全浸湿。

  不,这一切都是梦,都是梦,我心里不断默念着,祈求着能发生奇迹。

  「嗯啊……」莎莎眼神陷入了迷离,发出了销魂蚀骨的呻吟,香汗在娇躯上挥洒,而矮个子已经缓缓地将龟头伸进了温暖湿润的玉洞之中。

  「噗嗤——」

  矮个子腰间一挺,近20厘米的肉棒竟轻松地一捅而入,撑开了莎莎那粉嫩的阴唇,淫液涂遍了整根肉棒。

  「不!!!」我大声怒吼,睚眦目裂,脑门瞬间溢血而出,眼前一黑,就地躺倒。在最后的那一刻,我只看到在空中娇颤的修长玉腿,以及尽情在莎莎蜜穴内插拔的肉棒,带出阵阵的淫液。

  ------------------

  10月1日华南市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室

  一股刺鼻的消毒药水飘过,我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可眼皮十分沉重,加上头痛欲裂,愣是打开不了眼缝,倒是能听清楚周围人的讲话。

  「老医生,我想问下他的情况如何?」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了出来。

  「请问你和病人是什么关系?」另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问道。

  「我是学院的辅导员,专门来探望病情的。因该学生家庭较特殊,父母早